首页>>文化中国 字号:
山东高青陈庄西周城址(图)
文化中国-中国网 culture.china.com.cn  时间: 2010-06-13 10:56  责任编辑: 雨悦

发掘单位: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发掘领队:郑同修

山东高青陈庄西周城址揭开早期齐文明的面纱

点评人:许宏(中国社科院考研研究所研究员)

雄踞东方的齐国,是周王朝开国功臣姜太公的封国。它的都城临淄以经济繁荣、文教发达而著称于世。但定都临淄是距周初始封近200年之后的事了。之前的齐国历史扑朔迷离。始封地与早期都城在哪儿,文化面貌和礼乐制度如何,都是雾里看花。这也就难怪山东高青陈庄发现了西周前期的夯土城址,包括贵族墓葬、祭坛、(车)马坑、带有“齐公”字样的铜器、刻辞卜甲等重要遗存时,一贯矜持的学术界也兴奋起来。陈庄遗址地处齐国近畿地区,如此高规格的遗存集中出土,使人有理由把它们与齐国早期权力中心的活动联系在一起考虑。毋庸置疑,这一发现揭开了早期齐文明的面纱。

 

为配合南水北调东线山东段建设工程,自2008年10月至2010年1月,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对高青县陈庄遗址进行了大规模的考古勘探和发掘工作。目前已发掘面积达近9000平方米,发现西周早中期城址、西周贵族墓葬、祭坛、马坑、车马坑等重要遗迹,出土大量陶器及较多的骨器、铜器、玉器等珍贵文物,取得重要成果。

陈庄遗址考古发掘是在南水北调东线胶东输水段工程中进行的发掘项目,也是在配合南水北调工程中新发现的一处古代遗址。遗址位于淄博市高青县花沟镇陈庄村东,坐落于陈庄和唐口村之间的小清河北岸,东北距县城约12公里,北距黄河约 18公里,周围属地势平坦的黄河冲积平原。遗址中部被一条南北向的水渠破坏,将遗址分成东、西两部分。遗址的南部被小清河北堤所压。经考古勘探得知,该遗址总面积约9万平方米,遗址上部普遍被晚期的淤积层覆压,大部分文化层距地表0.5—1.5米,厚达2—3米。遗址周缘文化层堆积较薄、埋藏较深,被大水冲积破坏严重,文化层距地表1.8—2.8米。遗址内的文化内涵以周代遗存最为丰富,其中发现西周时期的遗迹也最为重要,另外也有少量的唐、宋、金时期的文化遗存。

调水工程由西向东穿越该遗址的南部,此次考古发掘工作仅限于调水工程占压范围内。发掘工作以南北向灌溉水渠为界,分东、西两个发掘区。通过考古发掘,确认该遗址为西周时期的一座城址,时代为西周早中期,城墙四周普遍有壕沟。这次发掘区域主要在城圈之内,在城内清理了房基、灰坑、窖穴、道路、水井、陶窑等生活遗迹,尤其重要的是清理了多座贵族墓葬、车马坑、马坑及可能与祭祀有关的夯土台基。尤其重要的是墓葬出土了数十件青铜器,已发现六件铜器上有铭文,另有少量的精美玉器及蚌、贝串饰等珍贵文物。

西周城址是这次发掘的重要收获。经考古勘探及对东城墙的解剖,确认城址近方形,城内东西、南北各约180余米,城内面积不足4万平方米。其中东、北两面城墙保存较好,残存高度约0.4—1.2米,城墙顶部宽约6—7米,底部宽约9—10米。西城墙大部分尚存,残高不足0.4米。南墙基本被大水冲掉,局部残存墙体的底部。墙体皆用花土分层夯筑而成,夯层厚约5—8厘米,夯窝圆形圜底,为使用单木棍作为夯具夯筑而成。在南墙中部应有一个城门,城内有宽约20—25米的道路通往南墙中部,但揭露后发现城门已被唐代的砖窑完全破坏,其余三面城墙经密探后没有发现缺口。城墙四周有壕沟环绕,与城墙间距2—4米。城外西北角有一块低洼地,可能为积水区,城外东北角壕沟向东北方向延伸,可能为城内的排水沟。城壕现存宽度约25—27米,最深约3.5米。从发掘情况判断,壕沟经多次开挖、清淤、拓宽,从内向外可分为4条壕沟。与墙体年代相对应的壕沟绝大部分被春秋时的壕沟破坏,仅存少量的堆积。年代最晚的G1上口残宽16米,沟壁较陡,深2.5米。从出土遗物分析,这几条沟分属西周、春秋与战国时期。

另一重要发现是位于城内中部偏南的夯土台基。南北残存34.5米,东西残宽19米。其中心部位近圆台形,直径5.5—6米,残存高度0.7—0.8米。从平面观察,由内向外依次为圆圈、方形、长方形及圆圈、椭圆形相套叠的夯筑花土堆积,土色深浅有别。圆台的中心点距东墙96.7米,距西墙90.1米,距南墙21.5米。中心圆台的外围仍有多层水平状的夯土堆积向外延伸,每层堆积厚5—12厘米不等,有的两层间夹杂薄层白色沙土或灰烬。外围堆积平面大致为长方形,周缘被大量的灰坑等遗迹破坏,形成过程可分两期。由于周缘多被东周遗迹打破,唯北边界尚存,呈斜坡状,其余三面外围原始边界不清。根据夯土台基形制和所处位置初步判断,此类台基可能与祭祀有关。

从夯土台基保存的现状看,其周缘部分基本被晚期遗迹破坏,但夯土台基的中心部位却保存完好,且春秋、战国时的南北干道绕行圆台的西侧,由此判断,夯土台基的中心部位一直到战国时期仍未被破坏,说明当时的人们对该台基中心仍然存有某种神秘或神圣的信仰色彩。

西周墓葬特别是贵族墓葬的发现是这次发掘的又一重要收获。目前已发掘西周墓葬9座,均位于城内东南部,其中6座墓葬随葬有青铜器。墓葬形制多为长方形竖穴土坑墓,墓圹长多在3.5—5米、宽2.5—3.5米之间,深5—8米不等。大多一棺一椁,有头箱。随葬陶、铜器皆在头箱内。个别棺内有少量玉器或海贝串饰。其中两座为带墓道的“甲”字形大型墓葬。

两座“甲”字形大墓位于夯土台基的北侧,分别编号为M35、M36。M35墓道南端距夯土台基的东北边缘约6米,南北通长15.7米,斜坡状墓道向南,南北长10.5米,北端宽3.2、南端宽2.75米。墓道内殉车两辆,其中近墓室的车保存完整,有车衡、辕、舆及车轮,车衡处有殉狗一条,狗颈上系挂铜铃。南端的车拆散殉葬,保存较差。墓室为长方形竖穴土坑,墓壁斜直内收,上口南北长5.2、东西宽4.2米。葬具为一棺一椁,系用长方形木板以榫卯结构叠砌而成。棺板上残存所髹红漆、有绘黑彩的痕迹。棺的北端与椁之间为器物箱,放置鼎、簋、壶、盘、匜、戈、矛等青铜器及銮铃、车軎等车马构件,另有陶鬲一件。棺内出土玉佩及串饰、贝壳等随葬品。人骨架已散乱,头向北。M36位于M35东侧偏南,两墓间距10米,两者方向一致,结构基本相同。墓葬南北通长21.95米。其中墓道长15.7米,北端宽3.6、南端宽2.2米。墓道内随葬车两辆,均拆散随葬,其中靠近墓室的车髹黑漆,车舆保存尚好,车轮则分别竖直倚靠于两侧墓道壁。车旁随葬狗一条。墓室上口南北长6.2米、东西宽5米。葬具为一棺一椁,棺椁结构与M35基本相同。在北部的器物箱内随葬有盨、方壶、圈足盘、戈等铜器和陶鬲一件。棺内人骨架已散乱,头向北。两座大型墓葬随葬铜器中,在两件铜簋上均有长达70余字的铭文,部分铭文被铜锈覆盖,还有待于清理保护和释读。

M18、M17和M27三座墓葬也是这次发掘中较为重要的墓葬。其中M27,墓圹长6.0、宽3.7米,深8.2米,出土铜器10余件,器形有鼎、簋、觚、爵、甗、尊、卣、盉、盘等,陶器有鬲、罐。M18出土青铜器有鼎、簋、觥、甗、卣、觚、爵等,其中簋、觥、甗、卣等器物之上皆有铭文,还有部分精美玉器及贝、蚌串饰。铜器铭文清晰可辨,内容有“丰般作文祖甲齐公尊彝”等。

两座“甲”字形大墓与圆形夯土台基之间,集中发现了5座马坑和一座长方形的车马坑。马坑皆为长方形竖穴土坑形制,仅有马骨架,无马具或马饰。两座坑内葬8匹马,头向南,面朝南或东南,后腿弯曲伸向西北,骨架分南北两排依序并列摆放,每排4匹,前排四匹马的后腿分别压于后排马的颈部,这两座马坑位于M36墓道的东西两侧。两座马坑各葬6匹马,头亦向南,其中一座坑内骨架分南北两排摆放整齐,前排2匹,后排4匹,由西向东依序摆放。另一座坑内马骨架摆放方式较特殊,六匹马两两成对放置,头向不一。在马坑的中间还放置牛角一个。另一座马坑内埋马2匹,头向北。

夯土台基的西北部有南北向车马坑一座,坑南北长14米,东西宽3.4米。从暴露的情况看,内置车3辆,车腐朽严重,仅存灰痕。从情理情况看,南部两辆车皆由四匹马驾车,马头上均佩戴精美的青铜和串贝马饰。北部一辆车两匹马驾车。车马坑正拟整体起取至室内再做进一步的清理工作。

另外,该遗址还出土周代卜甲、卜骨,其中一残片上残存有刻辞,这是山东地区发现的首例西周刻辞卜甲。

从目前发掘所取得的成果看,已在许多方面填补了山东周代考古的空白,在学术界引起广泛关注。由城址所在地域位于齐国近畿之地,出土铜器上的铭文又表明其与齐国有直接的关系,因此,这一发现对于研究早期齐国的历史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陈庄遗址所发现的城址属西周早中期,是目前山东地区所确认最早的西周城址,也是鲁北地区目前所发现的第一座西周城址。城内的夯土台基由其结构和所处位置初步判断,很可能为与祭祀有关,或径直称其为“祭坛”,此为山东周代考古的首次发现,在全国这一时期也十分罕见,为研究周代的祭祀礼仪提供了宝贵的资料。有关齐国的考古工作已经进行了半个多世纪,始终未发现属于西周时期的贵族墓葬,这次发现的一批大中型墓葬,由其墓葬规模和随葬品的情况应属于西周时期的贵族墓葬。特别是两座带墓道的“甲”字形大墓属于西周时期高规格的贵族墓,这对解读该城址的地位与属性可能具有重大意义。由铜器上的铭文内容表明其与齐国有直接的关系,尤其是铭文中的“齐公”字样为金文资料中首次发现,对研究早期齐国的历史无疑具有重要价值。西周刻辞卜甲在山东地区也是首次发现。因此,陈庄遗址的考古发掘在许多方面填补了山东周代考古的空白,是半个世纪以来山东周代考古特别是齐国历史考古的突破性进展。(执笔:郑同修、高明奎、魏成敏、蔡友振 来源:中国经济网综合)

文章来源: 中国网综合消息 发表评论>>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