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中国 字号:
剽窃,你为什么这么流行?
文化中国-中国网 culture.china.com.cn  时间: 2010-07-29 17:26  责任编辑: 钟明

著名学者汪晖早年博士论文涉嫌抄袭一事,正闹得沸沸扬扬。学术腐败、论文剽窃、著作抄袭,近些年频有发生。

现在读这本书如此应景:《论剽窃》,作者是大名鼎鼎的美国法学家理查德·波斯纳。《论剽窃》在波斯纳的众多学理高深的学术著作之中并不显眼,但是名副其实的大家手笔。一个小小的剽窃问题,分析得竟然涉猎到历史、法学、文学、经济、社会等多个学科领域,深入浅出,趣味盎然。值得注意的是,这本关于“剽窃”主题的小书正好当作对近期抄袭问题分析的理论凭借。

什么是剽窃

对剽窃如何定义?剽窃有没有明确的限定和法理支撑?剽窃带来的一系列后果我们如何处理或者惩罚?剽窃为何在现时代蔚然成风?古代的人对剽窃有何看法?问题纷至沓来。

有网友找来了据说是美国大学比较权威的教科书中关于“抄袭”的定义:“当你用了别人的文字或观点,但没有注明出处,你就是在抄袭,无论是有意还是无意。当你注明了出处,但是直接引用了他的话而没有用引号或使用大段引文格式,这也是抄袭。你写的文字要是与原文非常接近,以至于对比你和原作者的文字,你发现如果没把原文放在边上,你不可能写出这样的话,这也是抄袭。”很显然这只是对抄袭的描述性定义,无法作为正式的理论支撑;

另外一点,波斯纳在《论剽窃》中正好提到,严格来说,教科书的编写也属于抄袭的一种,“很多教科书仍然以已经去世多年的作者的名义出版…某些教科书完全是捉刀代笔之作,名义上的作者仅仅被视为营销工具”,但是这种抄袭我们之所以并不在意,是因为它并不构成欺骗,我们也没有要求教科书的原创性,也没有造成侵权,因此不属于剽窃。那到底什么才是剽窃呢。

《论剽窃》中认为,应该把“剽窃”这个词的含义限定在“非双方合意的欺诈性抄袭”的范围内,并且强调说,这个定义其实并没有穷尽所有的智识欺诈类型。在这个定义中,我们可以知道某些所谓的抄袭行为并不构成剽窃,比如以上的教科书编写等。

什么可能不是剽窃

另外,历史上的“剽窃”概念也经过一番历史变迁,在十七世纪,莎士比亚曾经被指控为剽窃,因为他的作品中有很多句子都是从别人的作品中逐字逐句抄袭过来的,但在那个时代,“借用”别人的作品并使其更好地传播被认为是荣耀。尤其在文学领域,面对传统和历史,我们不可能撇开一切前辈的思想。

在文学创作领域中的一个经典法则就是:真正的原创性是通过模仿实现的。我们学习前辈作家的写作,在他们“影响的焦虑”的阴影下,努力模仿,进而超越。如果这种模仿是剽窃,估计文学史要重新改写,无论是莎士比亚,还是《圣经》都会成为剽窃作品。但从另外的角度说,当代的有些文学作品却构成剽窃,想想80后作家郭敬明和安意如,他们之所以被认为是剽窃,也是因为没有经过原作者同意的前提下,在某些章节几乎没有任何原创性地完整地盗用了别人作品中的段落、句子和思想,这种行为在我们的现时代中已经构成侵权和欺诈。而侵权是一种可以通过诉讼获得损害赔偿或者其他法律救济的民事过错;欺诈也常常是犯罪。

为什么会有这种变化?难道仅仅是时代不同了?说起这种形式的剽窃,波斯纳在书的开篇就提到一个例子与郭敬明抄袭颇为相似。19岁的哈佛大学学生卡薇娅·维斯瓦纳坦出版新书后,被揭露出她从另外一位已有名气的作家麦卡弗帝的基本小说中几乎逐字逐句地抄袭了很多段落。事后维斯瓦纳坦辩解说,她拥有照相机般的记忆力,因此在读过那些小说后很多情节已经印在了她的脑海里,在写作时会下意识地当成自己的原创作品。这种词汇我们在郭敬明的抄袭事件中听到过。

波斯纳在分析此事时说,在十七世纪,维斯瓦纳坦可能会逃脱剽窃的恶名,因为现如今被我们当作剽窃的作品在当时看来不过是一种创造性的模仿。

这种变化到底如何产生的呢?变化的东西之一是“与今天的麦卡弗帝相对应的十七世纪的时候不太可能从写作者中获得可观的收入”。换句话说,是一种经济利益的驱使才造成剽窃事件的产生。事实上,这也是众多剽窃事件的根源所在,中国学术界的学术腐败、论文抄袭和倒卖,核心期刊发表文章收取版面费,动用学术基金出版学术著作仅仅为了自己的职称,这些已经是学术界的潜规则。马克斯·韦伯的格言“以学术为业”早该换成“以倒卖学术为业”。

剽窃与问责

“剽窃”最为微妙的地方在于,在法律上它不是犯罪。正是因为如此,才导致众多剽窃者在剽窃事件曝光后,虽被法院强制赔偿原作者的部分经济损失。但在道德层面上,我们可进行谴责,却对拒不道歉的行为无可奈何。

此次的汪晖抄袭事件,涉及到的问题更为复杂,因为迄今为止,关于二十年前的学术规范是否正式,汪晖的博士论文中的某些章节应该是创造性模仿还是抄袭,汪晖的抄袭是蓄意行为还是无意行为,王彬彬提供的证据和分析是否准确,一直存在着很大争议。

也就是说,在剽窃事件上存在两极化的分歧,这种分歧也与“剽窃”概念本身的界限模糊有关。另外,这也涉及到公众影响力的问题,汪晖作为中国“新左派"的代表人物,在学术界有着很高的学术威望,这种精英化的知识分子的问题放在一个二流的教授身上可能没人注意,但是在汪晖身上自然有一种话题效应,其中也不乏众多媒体的推波助澜,同样涉及到每个层面的利益链条。

波斯纳曾在这本书的最后部分中说,剽窃问题需要冷静的评价而不是强烈的谴责或者简单的辩护。我举双手赞同。要知道,某些情况下,真理并不是辩论出来的,越多的争辩是不会出现真理的,可能还会产生许多可笑的谬误。

文章来源: 法治日报 发表评论>>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