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中国>>阅读馆>>在线阅读 字号:
早期关于2012的书籍:麦肯纳和沃特斯
文化中国-中国网 culture.china.com.cn  时间: 2010-06-29 13:54  责任编辑: 雨悦

泰伦斯•麦肯纳是一位了不起的演说家,也是一位流行偶像。他公然倡导使用迷幻药,在倡导者中占据着中心地位。麦肯纳出生在科罗拉多州,20世纪60年代在加州的伯克利长大成人,于1969年从约瑟实验学院毕业,获得环境与环境保护学士学位。约瑟实验学院是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附属学院,刚成立不久。之后,他到处旅行,去过印度、东南亚以及南美等地,寻找萨满祭司和迷幻植物。“迷幻药”这个术语具有误导性。泰伦斯大力提倡不断改进药物分类和讨论。他在人种真菌学这个新领域研究中起到极大的推动作用。这项研究旨在研究致幻蘑菇、文化以及人类意识这几者之间的相互作用。

泰伦斯具有深邃的思想和博大的胸怀,这使得他在多方面工作中都得心应手。他做过各种各样的工作,是位富有远见的哲学家、人种真菌学先驱、植物保护主义者、即席演说家、作家、理智的吟游诗人、世界探险家,还当过萨满祭司等。他的功绩值得我们全面了解。我在本书中做不到这一点,但我相信只要我们集中研究他提出的时间零波理论(Time Wave Zero theory),就一定能够明白他的作品和2012的关系,并且了解他的几个观点是如何与2012紧密联系在一起的。1975年,泰伦斯和他的兄弟丹尼斯合著并出版了一本书,名叫《看不见的地貌》(The Invisible Landscape)。书中讲述了1971年他们在哥伦比亚所做的一个不同寻常的实验。正是那个实验促成了时间零波理论的形成。为了寻找一种奇异的名叫“oo-hoo-ké”的迷幻植物,麦肯纳两兄弟和他们的几个朋友一起去哥伦比亚旅行。然而,他们并没有找到这种植物。相反,他们发现了生长着裸盖菇的大片土地。

丹尼斯在几星期的旅行和聚会过后想出了一个实验计划,即他们将会在某个夜晚吞食一些致幻蘑菇,然后丹尼斯将会用力高声哼唱,期待他们在想象力上能有所突破。理论上,哼唱过程中的震动刺激将把他带到据说储存在DNA中的集体记忆和普遍真理中去。这就是整个计划。泰伦斯在他1993年写的那本《真正的幻觉》(True Hallucinations)中详细叙述了他们在佐丽拉(La Chorrera)所做的实验:

我一边审视自己的内心,一边听我兄弟胡言乱语。我开始意识到这次实验释放出某种奇特的效应。我问自己,怎么我的思维这么容易跳跃?起先我还知道我们是在某个地方经历一种奇特的遭遇,突然我头脑中就蹦出这样一个想法,我们成为浩瀚星球的核心部分……裸盖菇所引发的认知迷幻使得看似不可能的事情变得可能、变得合理。在我意识到终结点已经过去,如今我们正在新千年的最初时刻工作的那一刹那,我内心充满了无限喜悦。

或许对于非专业学者来说,要透彻理解探险家们在未知思想领域探索时那种跌宕起伏的内心感受是非常困难的。但是,确实发生了一些事情。这一点千真万确。虽然丹尼斯最终没能坚持走完探索旅程,但是他的兄弟泰伦斯后来一直投身于《易经》的研究。他通过灵感引发的一些数学运算来阐述《易经》的神秘内涵,而他的灵感则来源于对蘑菇的考察。在他看来,《易经》中蕴涵着许多有关时间本质的古老见解。他在哲学家阿尔弗雷德•诺斯•怀特海德的著作中也发现了一致见解。阿尔弗雷德提出的术语“合生”与泰伦斯所观察到的现象完全吻合。合生是指存在于时间性质中的一种东西,它能够促使历史长河中无关的事件加速运动,并且在不久将来的某个时刻汇聚在一起。这种汇聚意味着末世(eschaton)的到来,末世先验对象会随之出现。“末世”这个词起源于中东研究中涉及的末世论,具体指对所有事物终结的研究。

泰伦斯认为时间不是恒定不变的,它的性质随“习性”、“新奇”的变化而变化。他的这一观点和西方科学最基本的假设相对立。该假设认为时间的性质是恒定不变的。在其他条件相同的情况下,无论星期二还是星期五做其实验结果都应该不变。泰伦斯对时间的流动性以及新奇事物的产生很感兴趣。他认为随着时间的推移,新生事物会越来越多。这反映了深刻的道理,即时间和历史在不断加速前进,渐渐靠近积蓄点。按照中国古代道教的解释,或许唯有变化是恒定的,但有一点要说明的是,变化本身也在不断加速。

泰伦斯在20世纪70年代早期曾做过一段调查研究,他结合调查基于变化的384条路线得出了数学波形。这384条路线构成了《易经》的64卦。每一卦象都有六爻,包括阳爻和阴爻。相传这64卦的顺序是周文王排出的。它们看上去似乎是随意排列,但是泰伦斯通过对相邻两卦之间的“不同程度”进行分析发现,这种不同呈现出不规则的数据变化。这表明,当时人们出于某种原因特意规定了这样一个顺序。泰伦斯将这些不同换算成数值,然后用波形图来表示。这就是所谓的“新奇时间波”(Novelty Time Wave)。随后他的朋友皮特•梅尔(Peter Meyer)总结出一个公式并发明了相关电脑软件,有了这些,他们就能够画出曲线图,分析其中的变化规律。

泰伦斯注意到,时间波形呈现出一种“自我相似”性质。它呈分形模式,其中的一小段波形和较大一段波形的形状相似。由于这个波形描述的是新奇事物随时间推移的起伏变化,因而泰伦斯将其称为“时间共振分形模型”(Temporal Resonance)。它表明,很久以前较长的时间间隔和不久前较短的时间间隔所传达的信息量不变。历史被不断压缩,前进速度也在加快。这个过程终究会结束。

泰伦斯巧妙地用绳球游戏来类比这个加速变化的过程。用一根长绳将一个球系在一根杆上,用杆牵动绳子转动球。随着绳子不断缠绕这根杆,球会离杆越来越近,它转动的速度也会逐渐加快。球离中心越近,它转动得越快。当球转动的速率在理论上达到最大值时,它就到达中心位置。事实上,数学波形并不能真正描述一个恒定的加速过程。波形图上断断续续的上上下下表明习性和新奇事物之间存在着一种永恒的波动。然而,随着波形的不断重复,整个波形图朝着永恒新奇发展,其平均态势表现为新奇事物不断增多,变化不断加速。时间零波理论的一个要求就是在一个特定日期将到达永恒新奇。

泰伦斯认为我们可以辨认出历史上曾发生的重大事件,这就能帮助他确定时间波形的终结日期。他认为1945年发生的原子弹爆炸是人类历史上一件极其重要的新奇事件。它预示着整个波形中长达67年的分形子模式,也就是最终时期已经开始。67加1945等于2012。所以说,2012年是一个可能的目标年份。人口增长、油价暴涨以及严重的环境污染等现象的数据资料也告诉他21世纪早期很可能就是这个最终时期的开始。泰伦斯在《看不见的地貌》一书中提及了2012这个年份,但他并没有进一步阐释。后来,他承认自己最初的计算结果是2012年11月17日。然而,当他得知玛雅历法将终点日定为2012年的12月21日时,就矫正了自己画的波形图,而且发现12月21日似乎更为准确。就这样,泰伦斯的模型因为和玛雅长计历中的13个伯克盾周期相吻合而得到永久推崇。

虽然泰伦斯有时也会在多种情况下提及玛雅文明,比如他曾谈到其中会对人们心理产生影响的萨满教,但是他的时间零波理论所表明的日期和玛雅长计历周期结束的日期相吻合只不过是对他提出的理论的补充性证明。泰伦斯有一次对该主题反思时谈到,他和玛雅人都对致幻蘑菇很痴迷。他认为这一点或许可以解释为什么他们二者的理论一致地指向2012。

泰伦斯曾接受过上百次采访和录音讲话,其中许多都可以在网上免费搜索到。从这些采访和讲话中我们发现有关玛雅历法的细节少之又少。事实上,关于13个伯克盾周期有多长不乏错误的报告,有的说是5 128年,也有的说是5 200年。泰伦斯苦苦追寻的并不是玛雅历法得出2012这个年份的原因。然而,在那本《看不见的地貌》中他简要模糊地提到了太阳和星系的岁差直线(星系准线)。泰伦斯在介绍我的那本《玛雅2012宇宙观》时还顺便阐明了他在进一步研究星系准线方面的建议:

冬至那天如果太阳出现在银河系中心,就有可能发生一些不寻常的物理效应。这个说法有科学依据吗?当今科学否认了这一点。但是科学和宗教不一样,它一直在发展、在回顾、在修正以前过于简单的说法……那么,人的命运和较大的银河系之间是否在某种程度上有所联系?或许要证实耦合机理比较困难,但是新运动科学就是专门用来阐释微妙的耦合机理的。

早期,人们把真正理解2012的关键看成是一种传奇,因而忽略了它的重要性。这种现象在各种思想经历突破性发展的过程中屡见不鲜。虽然人们有可能不仅注意到了那条直线,还注意到了结束日,但是他们或许并不相信这二者在时间上会如此接近。这个结论看似真实,但是只要我们稍作考虑就会发现它不可信,主要是因为这条直线应该被看成一个范围,这个范围至少跨越36年。

此外,如果说玛雅人故意让他们的周期结束日和星系准线相吻合,那证据在哪里?这个问题不单单深深吸引着泰伦斯,让他为之煞费苦心去努力阐述。它需要坚持不懈,需要长期对玛雅思想和传统的方方面面进行认真探究。不过就我自己的兴趣和研究而言,我赞同这种星系准线观点。1992年我就开始做这方面的研究。感谢泰伦斯对我的工作的大力支持,尽管我并不赞同他认为2012年12月22日会有剧烈的突发事件的观点(泰伦斯经常会提到2012这个年份,或许因为22日会是新时期的第一天。)

泰伦斯总是很乐意接受别人的观点。在我俩的交谈中我还提到另外一个想法,这个想法是基于时间流动的主观性提出的。一个人对时间的感受,快也好,慢也好,都是由于他的心境在起作用。这一点体现在老年人的经验中。对他们而言,光阴似箭。“啊,怎么我觉得自己刚起床就又该上床睡觉啦?”“怎么我觉得就像昨天刚过完去年的圣诞节似的。”类似这样的话,奶奶那一辈的人不知讲过多少遍。

老年人的这种经历具有确凿的神经学依据。具体来讲,就是大脑突触处理信息的能力随着年龄的增长速度逐渐减慢。或许你会说,带宽变窄了,所以事件(时间)必须穿过变小的通道。由于人的意识受到抑制,因此会觉得时间过得快。然而,爱幻想的人之所以会狂喜,是因为他们的大脑正在经历一个受强化的过程,即他们大脑突触带宽增大,致使他们感觉时间慢下来了。如果时间走得足够慢,就会造成一种假象,似乎时间停滞不前了,通往永恒的门也敞开了。因此,永恒并不是很长一段时间,而恰恰是时间的停止。

另一个例子就是深爱对方的情侣。在两个人极其亲密无间的那段时期,两人的心怀(甚至于眼睛)都变得宽阔。两个人都会有深刻体会,都觉得他们进入了一个永恒的心灵圣地,永恒成为他们注视的焦点。永恒是指时间的停滞,由于人的心怀完全沉浸在爱情中,因此感觉时间慢了下来。探险家们也谈到,人们在食用一些迷幻植物之后往往会觉得意识变得开阔,这也是一个经历无限或是永恒的例子。按照古代神秘宗教的说法,这种经历能够促使人进入永恒奥秘。

下面谈谈我和泰伦斯分享的那个思维实验。假设花园浇水用的橡胶软管是你的意识。软管的直径越大,你的意识就越宽阔。软管中流经的水流好比生活中一件件事情。流经软管的水量代表你头脑中划过的事件的数目。就算水量是一定的,水流经软管的速度也不尽相同。它取决于软管是膨胀的还是收缩的。(挤压软管的末端,水就会越流越快,越流越有劲。)这个实验模型表明我们的思想决定时间会不会加速前进。

时间加速或许不是历史内在的特征。它可能是时光流逝的必然结果,也可能是意识不断受限的结果。如果我们考虑一下古印度大时代学说(Hindu doctrine of World Ages),即由伽,我们就会看到前面那个观点的合理之处。根据由伽学说,每个接任的由伽灵性都会减弱,意识也会不断受限。由于意识受控,时间似乎加快了。如果说时光流逝的速度是意识扩张的一项功能,那么时间加速流逝就应该是共同意识受限的直接后果(意识从大的精神境界中脱节,物质主义油然而生)。受限的原因在于历史周期的结束。

泰伦斯非常喜欢迪日进(Teilhard de Chardin)的作品。迪日进提出的欧米伽点(Omega Point)和人类圈等观点也对阿奎勒斯产生过影响(阿奎勒斯提出的人工圈理论是一种科技化了的人类圈)。迪日进在他著作中基本上都是将达尔文的进化论应用于灵性的唤醒。这种应用试图将科学和灵修神学结合起来。迪日进是一位信奉耶稣的神学家、科学家。根据他的欧米伽点这一理论,人类正渐渐经历一种更高层次的组织复杂变化。这种变化和多个细胞组成器官以及各个器官在有机体中合作是一个道理。

欧米伽点与泰伦斯的奇点理论非常相似。泰伦斯认为“跨维物体”是由于聚合产生的,并将于2012年12月21日出现。这种存在状态能够更加深入地接触并反映永恒无限的基态,即它的发源处。因而,所有的存在状态不断进化,进一步全面反映它们无限的造物主。然而,有一种观点反对迪日进的这一理论,当然也有悖于泰伦斯的奇点理论。这种反对观点认为无限不可能进化,它是存在的、隐而不见的,历史进程中的任何物质的东西都无法再构造它。因而,更精确地说,它是一步一步被展现出来的。否则,我们又如何解释曾经瞥见永恒的那些神秘主义者内心的幻觉?达尔文提出的是自上而下的理论,他认为新生形态和物种随着时间的流逝而不断进化。迪日进进一步丰富了该理论,他认为各个独立个体早在宇宙形成之前就已经存在,正如电子往往会成群聚集在质子周围的清晰轨道上,具有明显的可预测性。但是,迪日进的这一观点也不过是形而上的达尔文主义。他认为突变会使个体充分意识到自身的外部环境和起源。当然,这二者之间也存在主要差异。在迪日进看来,整个过程是目的性的,泰伦斯持同样观点。也就是说,这个过程是受终极状态驱动的,而不是由随时间推移的历史进化推动的。

这个自上而下的理论是长青哲学中的重要观点之一。这种宇宙认识论的产生受到普遍真理的直接经验影响。举个例子,在12世纪波斯圣人苏哈拉瓦迪(Suhrawardi)所宣扬的形而上学理论中也存在对灵性的这种认识。这是对柏拉图前期观点的一种共鸣。柏拉图的观点很接近这样一种思想,即一切变化都来自上层领域——非物质的精神领域,该精神领域将自身融于较低层面的各种物质表现中。这一思想除了基督教的秘传信徒能够理解之外,其他人都不得而知。它是伊斯兰教和东方形而上学理论的中心思想。西方科学的核心理论是因果论。事实上,由于目的论对因果论构成了一定威胁,因而它受到广泛谴责。

泰伦斯和迪日进为了避免过分惹怒崇尚科学主义的教士,曾努力尝试将古代一些永恒见解合并到不甚完善的西方科学模型中。这些古代见解主要阐述时间和意识的工作原理。但是,将东方思想引进西方人所组建的框架中就如将大海硬塞进一个瓶子里一样困难。要接受欧米伽点、奇点理论以及2012学说的内涵思想,就需要将西方哲学对现实的认识论进行彻底变革。总而言之,意识不会进化,而是发挥其最大潜能去记忆、去觉醒。根据这一自上而下的理论,大脑之所以不断进化正是为了去适应觉醒的意识。

我朋友科特•乔伊(Curt Joy)注意到,泰伦斯事实上零零碎碎提到过关于2012的方方面面,不过,要想让他正式就所有这些观点做出明确表态不太可能。再者,他也已经不在人世,更不可能和他面对面地谈这个问题。然而,他的理论以下列两点著称,即2012年12月21日那天时间会过得更快,且一定会有某些事情发生。关于时间加速前进这一未经证实的主观判断我们已经作过讨论。泰伦斯理论中另一观点是未来或许业已决定,只是我们主观感觉不到。所以,2012年12月21日会发生一件可以预测的、确切的事情这一观点听起来似乎非常不切实际。

或许,在泰伦斯看来,如果将2012学说作为人们经历幻觉突破时感觉到的地球板块突然断裂的一种推测,那么它也有一定道理。从历史进程角度来讲,时间—事件分子翻天覆地全部涌向人类共同意识中央的松果腺时,地球板块断裂就会发生。换句话说,萨满祭司所经历过的主观幻觉突破对于泰伦斯来说或许就是一种较高层面意识的共同突破。这个说法或许有一定道理,但是我认为,这一现象的关键在于每个人自由意愿发挥的作用。

在这里我要提醒后来者一句,即2012年12月21日会突然发生某件事情的可能性非常小。至于说这“某件事”就是外部事件的内在组成部分,就像泰伦斯一步一步提出时间零波理论的过程一样,我可不这么认为。相应地,我们之所以觉得时间过得快了,很可能更多地和我们自身的意识状态有关,而不是因为历史进程中外部事件果真加剧运动了。

最后,我要说说我对泰伦斯时间零波理论的一点拙见。要使用泰伦斯最喜欢用的其中一个说法确实是个难题。他提出的时间零波理论,或者说新奇理论(Novelty Theory),描述的是随着2012年的到来新奇事件会越来越多。泰伦斯在对历史事件的审视中发现,每当不寻常的事件发生时新奇事物就会增多。柏林墙倒塌的时候就是个很好的例子。所以,终极新奇事件,也就是最奇异、最难以预料的事件会在2012年12月21日发生。而由于该终极事件最终也会是一件平常事件,所以泰伦斯的理论本身是站不住脚的。然而,随着这个不幸日子渐渐逼近,该理论又证实了自身的正确性。根据新奇理论,终极时刻的寻常事件将会是最可能发生的最难以预料且最新奇的事件。这个理论本身的失败之处恰恰证实了它的有效性。这就是难题所在。我希望“远在天国”的泰伦斯能对我的这一阐释表示满意。

文章来源: 中国网 发表评论>>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