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中国>>国学馆 字号:
我们不需要满是铜臭的国学热
文化中国-中国网 culture.china.com.cn  时间: 2010-08-26 17:25  责任编辑: 老北

“不能输在起跑线上。”昔日,音乐、舞蹈、书画、奥数、英语等寒暑期培训班来势汹汹之际,这句话一度成为未雨绸缪的教育箴言。如今,某些家长对“国学”神力的坚信,不啻于老年人对保健品的热衷。“不能输在起跑线上”开始老调重弹。

从印有“国学”字样的书籍长期盘踞畅销书排行榜前列,到机场、车站等各种人潮如织的场所,打着“国学”旗号的讲座光盘长盛不衰,再到名利场上各种国学的变体大行其道,原本支着小脚碎步慢跑的国学,正在经济效益的热情召唤下朝着“显学”之路狂奔。

都说少儿消费市场是金矿,这话放之文化产业也准。国学热潮席卷,国学夏令营这种周期短、风险小、回报高的投资渠道很快被嗅觉敏锐的生意人发现,让国学从娃娃抓起的各种努力也在如火如荼地展开。

与其他林林总总的少儿暑期培训相比,自诩更高端、更有文化的国学夏令营,得以在诸多培训品种林立的激烈竞争中“独辟蹊径”,其背景是千千万万家长不甘人后的你争我抢。

尽管那些封面印有超大字号“国学”字样的书籍屡被批为注水和材料的堆砌,尽管机场、书店里播放的那些“国学”光盘的主讲者,其学历、履历以及名片上的一长串头衔,不止一次地被媒体证伪,但这丝毫无损他们的走穴生涯,“国学大师”继续以“国学”之名敛财。“国学经济”扯着虎皮,以颠扑不破的生命力迅速渗入大街小巷。

好一派“国学”复兴的繁荣景象!

就在这个季羡林等一代文化巨擎尚不敢自称为国学大师的时代,市场上的国学专家、国学大师、国学巨匠正在批量问世,并已陆续培养出麾下一代、二代弟子。

当国学成为“显学”,国学夏令营也加入“国学食物链”,成为不可或缺的一环。自学成才的“国学大师”任教于国学夏令营高端班,他们的二代、三代弟子,成为中低端国学夏令营的老师。

一边是不计其数的现代人以《三字经》、《弟子规》、《论语》等读物指代、浅化国学,一边是国学夏令营结束时,一批批手持国学培训结业证书、与国学结下“不解之缘”的“灵童”相继横空出世。

在习惯以一纸证书量化、证明、代表各种劳动成果和智慧形式的集体噤声中,越来越多“国学大师”成为人们的意见领袖,以国学的名义发表着这样那样可笑的看法,而他们身体力行的所谓“国学”,俨然成了戳不破、打不倒的创富神话。(忽忽 来源:中国文化报)

打着国学旗号敛财的手不仅伸向了孩子,也伸向了高端的干部与老板们。当然,老总们要是自己掏腰包,我就不嚼舌头根子了,可是,他们花的是公家的钱,我岂能装聋作哑呢?有些企业职工的工资开不满,药费报不了,房子住不上,老总却花公家的钱为自己装门面,这不是对人民的犯罪吗?这种荒唐透顶的事情,怎么就没有人管呢?你让群众怎么能不仇官、不仇富呢?大家又怎么能不骂娘呢?

常言道:“挂羊头卖狗肉。”很多老总上国学班,根本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有些人是去拉关系、交朋友,目的是为了增强人脉,以便在今后能够“多个朋友多条路”,互相照应;还有一些人是盲目地跟风,把国学班当成了“镀金”的手段,当成了往上爬的跳板,当成了和上级讨价还价的筹码。于是乎,国学班人满为患,再也不愁招不到学员。呜呼,国学班如火如荼,老总趋之若鹜,想必孔丘先生在坟墓里正在开怀大笑,手舞足蹈吧?

某些老总以为,参加了国学班就能够提升自身的素质,就可以在管理企业上如鱼得水,得心应手。这种想法简直就是理发洗脚面——从上错到下,完全是自欺欺人。其实,国学只是一门普通的学问,根本就没有那么灵验,不然,我党为何没有把国学当成指导思想呢?古人云:“处处杨柳堪系马,家家有路通长安。”学习国学根本就没有必要花那么多的冤枉钱,试问,哪个国学大师是学习班里培养出来的?自学照样可以成才,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不胜枚举。

有些人打着普及国学的幌子干着敛财的勾当,居然没有一点风险,也没有人去干涉,这真是中国的一大怪现状。今年5月12日的在西南财大光华楼东厅的国学课堂收费2.1万元,已经十分昂贵了,可是,和其它地方比起来还是“小巫见大巫”。四川省一些211高校开设的国学班收费达到2.8万元;北大国学班学费达到2.4万元;复旦大学国学班学费高达3.8万元。国学沾染上了“铜臭味”,和国粹还有多大的关系呢?还能够培养出像样的人才吗?这真是:神州国学皆铜臭,孔老先生独泪流。(毕文章 来源:红网)

注:文中观点仅代表署名作者个人看法

文章来源: 中国网综合消息 发表评论>>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