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中国>>文史馆>>文史要闻 字号:
安阳“高陵”一号墓墓主的第四种推测:曹冲
文化中国-中国网 culture.china.com.cn  时间: 2010-06-21 10:08  责任编辑: 雨悦

考古学专家自从把河南省安阳市安丰乡2号墓确定为“曹操高陵”以来,由于2号墓旁边的小墓——1号墓——暂停发掘,对于1号墓墓主究竟是谁的问题,至今已做出多种推测,归纳起来,主要有以下三种:

(一)曹昂说。考古学专家普遍认为,该墓可能是曹操的大儿子曹昂的。这种推测的理由是:曹昂在一次大战中战死,连遗骨都没有留下,而1号墓在今年年初打开后,没有发现骨架,很可能是个衣冠冢。

(二)爱妃说。有专家认为,1号墓地可能是曹操爱妃的墓室。理由是,如果1号墓地是曹昂的墓葬,父子地位不一样,该墓地不应该与曹操高陵在同一水平线上,只能在曹操墓的前或后的位置。

(三)大臣或爱将说。也有人根据1号墓地曾经发掘出一把铁剑做了推测,怀疑1号墓或许是一个兵器冢。对此,多数专家持否定态度。有专家认为,尽管1号墓与2号墓相比小了近一半,砖头也小得多,结构也不够坚固,以致年久发生坍塌,但毕竟没有必要建个兵器冢。因此,有人认为1号墓可能是个大臣或爱将的坟茔。

从文献学的角度考察,1号墓的墓主除了上述三种可能之外,我认为绝不能排除第四种可能:曹冲。

曹冲(196-208),字仓舒,是曹操特别疼爱的儿子。(《三国志·魏书·武文世王公传》曹冲传云:“太祖数对群臣称述,有欲传后意。年十三,建安十三年疾病,太祖亲请为请命。及亡,哀甚,文帝宽喻太祖,太祖曰:‘此我之不幸,而汝曹之幸也。’言则流涕。为娉甄氏亡女合葬,赠骑都尉印绶。”对于“此我之不幸,而汝曹之幸也”一句,何焯的评论是:“仓舒之死,正在军败赤壁之年,故尤愤不择言。”我认为,何焯之说未必得实。何氏所谓“军败赤壁”之事发生在这一年的冬季,仓舒则死于夏五月;而夏五月又正是曹操得意之时,他当时正准备“置丞相”并自任丞相,然后南征刘表、东征孙权,一统天下,代汉为帝。)据《三国志·魏书·武文世王公传》可知,他生于建安元年;参考曹丕《苍舒诔》可知,他病死于建安十三年五月甲戌,即西元208年6月20日;葬于六月乙酉,即西元7月1日;当时的葬地,大约在邺城的城隅。到了曹丕称帝的第二年,也就是黄初二年八月丙午——西元221年9月12日,追赠曹冲为“邓哀公”,并“迁葬于高陵”。(策文中的“高陵”是不是指曹操的墓地,清代学者钱大昭的意见是否定的,他在《三国志辨疑》卷一中说:“此高陵非冯翊属县也。《魏志》诸侯王墓亦称‘陵’,曹子建诗‘逝惭陵墓’及此称‘高陵’是也。”近人卢弼不同意钱说,他在《三国志集解》卷二十中驳云:“高陵,魏武之陵也。以仓舒为魏武爱子,故迁葬高陵。钱说误。”我赞成卢说。)王沉《魏书》载魏文帝策文云:

惟黄初二年八月丙午,皇帝曰:咨尔邓哀侯沖,昔皇天钟美于尔躬,俾聪哲之才成于弱年,当永享显祚,克成厥终,如何不禄,早世夭昏。朕承天序,享有四海,并建亲亲,以藩王室,惟尔不逮斯荣;且葬礼未备,追悼之深,怆然攸伤。今迁葬于高陵,使使持节兼谒者仆射郎中陈承追赐号曰邓公,祠以太牢。魂而有灵,休兹宠荣。呜呼哀哉!

“高陵”作为“魏武王曹操”的墓葬,起初的规格是“王”的级别;此时“邓哀公曹冲”迁入高陵的墓葬,是“公”的级别,“公”墓的规格当然要小于“王”。从高陵1号墓小于2号墓的情况来看,我的推测是:1号墓的墓主如果不是卞皇后(早年是曹操的继室,建安二十四年被魏王曹操策封为“王后”,次年曹丕称帝时尊为“皇太后”,曹睿即位后尊为“太皇太后”。她死于太和四年[230]五月,当年七月“合葬高陵”。事见《三国志》卷五《魏书·后妃·武宣卞皇后传》)的话,那就很有可能是曹冲。推测的依据,是见于历史文献的记载。(葬于“高陵”是曹魏时代的大事,故曹丕在《策邓公文》中郑重其事地宣布“今迁葬于高陵”,陈寿在《武宣卞皇后传》载其“合葬高陵”;而曹昂、曹操爱妃、爱将等等是否也葬于高陵,则史无明文。当然,“史无明文”绝不等于“史无其事”;不过,就事理而论,窃以为高陵1号墓墓主为曹昂、曹操爱妃或爱将的可能性较小。)

2010年6月7日

附录:《古文苑》卷二十(宋·章樵注)

曹丕《曹苍舒诔》 曹沖,字苍舒。魏曹操子,母曰环夫人,魏曹丕之弟也。少聪察岐嶷,有成人之智。年十三病卒,曹操哀甚,为娉甄氏亡女与合葬,赠骑都尉印绶。

惟建安十有五年(吴金华按:《类聚》“五”作“二”,盖均为“三”字之讹。《三国志》本传云“年十三,建安十三年疾病”,与此诔“十三而卒”之文正合。)五月甲戌,童子曹苍舒卒。呜呼哀哉,乃作诔曰:

於惟淑弟,懿矣纯良。诞丰令质,荷天之光。既哲且仁,爰柔克刚。彼德之容,兹义肇行。猗欤公子,终然允臧。冝逢介祉,以永无疆。如何昊天,雕斯俊英。呜呼哀哉!

惟人之生。忽若朝露。役役(《类聚》作“促促”)百年,亹亹行暮。矧尔夙夭(《类聚》作“既夭”)。十三而卒。何辜於天,景命不遂。兼悲増伤,侘傺失气。永思长怀,哀尔罔极。贻尔良妃,(谓甄氏合葬。《左传》:嘉偶曰妃。音配)禭尔嘉服。(谓赠印绶)越以乙酉,宅彼城隅。増丘峩峩,寝庙渠渠。姻媾云会,充路盈衢。悠悠群司,岌岌其车。倾都荡邑,爰迄尔居。魂而有灵,庶可以娱。呜呼哀哉!

吴金华按:上海古籍出版社新近出版的《三国志集解》(钱剑夫整理)第四册第1613页引录上文,有些地方失于点校。贵州人民出版社1998年出版的《魏文帝集全译》第368页则出现了旧本所没有的误字,例如“於惟淑弟”的“於”讹成了“于”,不知这里的“於”跟“于”是音义完全不同的两个词;又如“允臧”的“臧”讹成了“藏”,译者似乎不熟悉《诗经》,等等。

文章来源: 文汇报 发表评论>>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