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中国>>民俗馆 字号:
"趁虚而入"的西方节日
文化中国-中国网 culture.china.com.cn  时间: 2010-08-15 15:26  责任编辑: 老北

资料图:12月24日,一场主题为“快乐自己快乐他人”的摄影扫街活动在古都河南洛阳进行。50名摄影爱好者身着圣诞老人服装,携“长枪短炮”在老城东、西大街快乐“扫街”,记录人们面对圣诞老人的神情,与行人合影,给孩童送上糖果文具等圣诞礼物,引发满街欢笑。中新社发 张晓理 摄

“乘虚而入”的“洋节”

我们首先来看一下,“洋节”是怎样在中国扎下根来的。

在传统中国,国人大致每两个月过一次节。正月正、三月三、五月五、七月七、九月九,正好都间隔两个月零两天(中间“夹”进了元宵、中秋两节)。奇怪的是,这一系列中没有十一月十一;这个时间段中的“冬至”始终只是个节气,没能成长为全民节日。(在古代中国,冬至又称冬节,实际上是与春节相提并论的隆重节日。只是后来,这一节日习俗被淡化了。详细>>>   编者注)所以,重阳节过后的4个月里,国人的生活不免有点沉寂和冷清——是不是有了空缺,才正好让“第一洋节”圣诞节乘虚而入?

圣诞节在时间上填补了空白,在空间上则营造出浓浓的节庆氛围。中国的传统节日多是农耕文化的产物。农耕文化讲究春种、夏锄、秋收、冬藏,不但粮食要藏,人也要“藏”——农人们叫“猫冬”,躲在家里不出门。这个时段的节日空缺,恐怕跟“猫冬”不无关系。可是城市化进程把乡下人变成了城里人,城里人的生活方式完全不同,冬季不能关在家里,过个冬节调节生活节奏和情绪是自然的需求。已经在欧美完成了城市化蜕变的圣诞节,也就自然地在改革开放之后被引入中国的城市。

“洋节”来了,是“朋友来了”,而不是“狼来了”。我们面对“洋节”,不必神经紧张,且用鲁迅先生提倡的“拿来主义”态度:“我们要运用脑髓,放出眼光,自己来拿。”“我们要拿来。我们要或使用,或存放,或毁灭。”只要主人是新主人,鲁迅说,宅子自然就是新宅子——依此类推,节日也是新节日了。

独生子女的“同龄节” 用狂欢抵御寂寞

中国实行独生子女政策,已经有30年了,可以说,现如今中国的年轻人,几乎全是独生子女。这是家里没有玩伴的一大群人。所以圣诞节被他们过成了“同龄节”。中国传统节日每每强调家族性,强调血缘与姻缘,几乎没有一个节日有这样的同龄群体相聚的意味。独生子女从小孤身只影,入学、就职之后又身陷过于激烈的竞争,使得他们越发地感觉孤独,因此尤其需要兄弟姐妹一家亲的“同龄节”。有个独生子女说,她的圣诞节是“用狂欢来抵御寂寞”。

中国多的是独生子女,却没有为他们准备的节日。与其拍脑袋选一个什么日子设“独生子女节”,不如任由他们自己选个中意的节日,哪怕是拿来“洋节”嫁接改造,在开怀大笑、载歌载舞中相互温暖。

不说从前老上海等等,圣诞节是改革开放以后“大举”进入中国城市生活的,30年演变,眼下已渐渐变得像是我们自己的一个节日了——西方人圣诞聚会吃火鸡,中国人有吃饺子的;西方人开舞会,中国人更爱上街逛,像元宵节“走三桥”、“走百媚”一样到处“望望野眼”,小青年们一路上嘻嘻哈哈、打打闹闹;西方人互赠圣诞贺卡,或者玫瑰,中国人现在有送苹果、橙子的,说是“平安夜”送苹果是祝平安,送橙子是祝愿心想事成——这完全是中国民间用谐音表心意的风俗。

弥补我们情感表达的缺失

所以“抵制洋节”之说,实在不妥。圣诞节的浪漫气息、童话意味和梦幻色彩,是美好的。孩子们一觉醒来,让他们惊喜万分的礼物已经放在枕头边上,谁都不怀疑真个是白胡子的圣诞老人,从烟囱管爬进来送的。礼物常常塞在长筒袜里,多么温馨的红色长筒袜!圣诞节的标志中,除了袜子还有帽子,多么体贴人呵。这样的节日,不光孩子们喜欢、年轻人喜欢,每个童心未泯的成年人都难拒之门外。

这30年中和圣诞节一起先后引入中国的,还有不少“洋节”,如“情人节”、“愚人节”、“母亲节”、“父亲节”、“万圣节”、“感恩节”等等。“洋节”可以弥补我们生活中的某些缺失,比如中国人在表达情感方面的拘谨。西方人会很直接地对父母说“我爱你”,中国人一般不会。现在我们可以借母亲节和父亲节,买样礼品送上问候。还有感恩节,它提醒我们,生活在这个世界上,要常怀感恩的心。至于愚人节、万圣节的嬉闹与狂欢,也是如今感觉压力越来越大的中国人所需要的。

有了“洋节”一词,于是有人相应地将中国的传统节日称作“国节”。“国节”与“洋节”可以并行,或“古为今用”,或“洋为中用”,两者互相间还可以参照、比较、启迪、汲取,互补双赢。这样,我们的节日文化就会更加多姿多彩,平添许多幸福感。

文章来源: 文汇报 发表评论>>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