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晖和朱学勤都是上世纪80年代成名,如今已是中国重要的思想界名人,是很多青年人的启蒙导师。2010年,两位学者涉嫌抄袭的新闻闹得沸沸扬扬,一下击中了学界对“抄袭”业已经麻木的神经。
王彬彬公开著文称汪晖博士生论文涉嫌抄袭
    2010年3月,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王彬彬公开著文,称清华大学中文系教授汪晖写于20多年前的博士论文《反抗绝望》多处存在抄袭。近4个月以来,质疑者和挺汪者曾展开多轮交锋。近日,两封针锋相对的公开信见诸媒体,再次将这一事件置于聚光灯下。
[事件回顾] [百位学者发表公开信呼吁调查] [80位海外名学者支持汪晖] [钱理群为其辩护] [王彬彬称收到律师函] 
朱学勤博士生论文涉嫌抄袭   
    “朱学勤:学术界的又一个 ‘汪晖’?”这是网友Isaiah在网上发表的系列长文题目,在6篇文章里,Isaiah通过比对指出,知名学者朱学勤早年的博士论文《道德理想国的覆灭》存在抄袭嫌疑。[事件回顾] [发贴人不愿公开身份] [朱学勤主动申请复旦大学调查] [朱学勤:如被认定抄袭就辞职]

反思“汪朱”抄袭门

愿“汪、朱”事件共启学术转机
    底线,意味着治学者要有基本的尊严,也意味着学术共同体对这种尊严及相应的行为准则有基本的共识。规则,意味着学术共同体对突破底线的行为能够进行有效的辨识、调查及处理。机制,意味着学术共同体需要提供一种保障,这种调查和处理不会因时、因事或因人而异。
学术问题不是一群人的战争
   作为事件的报道推动者,媒体显然也不具备判断对错的资格,能担此重任的,惟有权威公正的学术调查机构。
    我们寄望于学术机构能建立严格的学术规范,我们怀着最大的善意与信任,将学者个人的学术清白交由学术委员会调查处理。如此,才不会将“一个人的问题”升级为“一群人的战争”。
学术规范问题是知识界的问题
    上世纪的学术规范问题,不是某一个人的问题,而是整个知识界的问题,是一个客观存在的历史。学界、媒体对过去历史的态度,应该是理解与反省,如果要批判的话,最好不要针对个人。当然,这一事件,也折射了时代的变迁,反映了中国学术规范上的进步。如果我们能从中学到了一些什么的话,将是汪晖与朱学勤事件的最大意义。
我国知识分子信誉亟须重建
    自古以来,读书人就是中国社会自我反省、自我纠错机制的一个重要部分,总的说是一支健康的力量。
    近一二十年来,知识界的腐败与腐朽因市场化的环境和官僚化的体制而愈演愈烈,知识分子的集体形象江河日下。这个群体在道德人格上的覆灭,会是对中国未来发展的致命一击。公众包括媒体对此次事件反响之强烈,正反映了人民对这个群体的期望与失望。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