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中国>>人物馆>>人物新闻 字号:
钱理群王彬彬激辩旺晖抄袭门:侮辱绝不是战斗
文化中国-中国网 culture.china.com.cn  时间: 2010-04-04 13:43  责任编辑: 老北

昨日,北大教授钱理群做客南图新馆,以《我们为什么需要鲁迅》为题,讲述他眼中的鲁迅。他在演讲中不断援引清华教授汪晖的论著《反抗绝望》。而这部作品曾被南大教授王彬彬指证为多处涉嫌抄袭。此前有报道称钱理群力挺汪晖被王彬彬斥为“无耻”,钱理群昨在宁回应称,人格侮辱背离了学术讨论的基本原则。而王彬彬也经本报独家重申,抄袭的问题很明确,不应该有争议!

钱理群,著名人文学者,鲁迅、周作人研究专家。著有《心灵的探寻》、《周作人传》、《1948:天地玄黄》等。先后任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现代文学专业博士生导师。

1、引述不规范VS缺乏公信力

被誉为鲁迅研究学界领袖的钱理群和南京渊源颇深。从1946年起,他在南京待了10个年头,在南师附小和南师附中完成了从小学到中学的基础教育,打下学习底子,由此南京也被他列为四大故乡之一。此行意在交流,也趁着清明时节来宁祭拜亲人。再谈“抄袭门”,钱理群表示,“这是我最不愿回答的问题,这次来南京是来讲鲁迅的,不是来吵架的。”对于《反抗绝望》一书的基本观点,钱理群重申,“该书不是没有缺点,首先就是引述不够规范,当然这跟80年代特殊的学术背景有关,比如把列文森评价梁启超的话用到鲁迅身上就不妥当。我对汪晖的套用并不同意,这过分简单化了。如果仔细阅读,肯定还有更多的问题。但毕竟这是汪晖的博士论文,当时他才20多岁,还不成熟。”

王彬彬回应:我对钱理群一直很尊重,此前所谓“无耻”的言论有媒体误传的因素。但我认为,此次他对于汪晖的论辩是没有公信力的。正如他所说,和汪晖的关系很近。实际上,作为第一版的责任编辑,钱理群对于《反抗绝望》一书的出版倾注了心血,删改颇多。他们的感情很深。

2、借用非抄袭VS何谓抄袭

在宣称“批评有益”的同时,钱理群强调,王彬彬文中指出的问题只是缺陷,不是抄袭。“这是两个不同的概念。抄袭涉及学术道德,界定需要非常谨慎。借用不是抄袭,不是道德的问题。”

王彬彬回应:那么多事实摆在面前,大段不加注释的“引用”难道不是抄袭吗?怎么能叫不规范呢?要知道,舆论引导起着很大的作用,如果这也叫做不规范,那么剽窃和抄袭这两个词将从词典中销声匿迹。到底什么叫抄袭,以后学术界要怎么办?

3、珍视学术价值VS有价值≠没抄袭

钱理群还从整部书的价值来考量,呼吁“喊打者”手下留情。学术研究的道路是艰难的,每一步的成绩都来之不易,从学术发展的角度来看,要珍视其价值,不要轻易否定。“如果《反抗绝望》是抄袭之作,那整部书就没有价值了。其主要观点具有创造性,所谓鲁迅反抗哲学的提出,对于学术界有一定贡献。要知道在80年代说鲁迅‘绝望’,那是要引起轩然大波的。我曾经提出‘对鲁迅不要仰视,要平视’,就引发了争议,更别说汪晖的观点了。虽然我比汪晖大20多岁,但我从他那里得到了很多启示,我心怀感激。”

王彬彬回应:认定这本书有没有抄袭,跟这本书有没有价值没有关系,完全是两个层面的问题。如果一本书抄了半天还没有价值,那岂不是白抄了?就好比说一个人能干,跟认定他有罪,当然是两码事。

4、人格侮辱VS有问题就要说

“我的看法是可以讨论的,欢迎批评。我不认为我就掌握了真理,可以垄断真理。如果有人认为同意就是有德之人,不同意就是无耻,那这就不是学界讨论,而是恶意推测别人讲话的动机,是一种人格侮辱。这就背离了学术讨论的基本原则,”钱理群借用鲁迅的话说,“侮辱绝不是战斗,此风不可长,否则就没法进行讨论”。对于学术界的抄袭之风,他表示,大环境如此,“我只能从我做起,‘心是跳动的,血是热的,灵魂是圣洁的,’这句话我很喜欢,我会努力去做。”

王彬彬回应:抄袭的问题很明确,不应该有争议。为什么要把进别人的卧室偷钱包,说成是捡钱包呢?有人质疑我的动机,让我很不解。我就是一个读书人,发现问题,就要说出来,希望以后能改正。这有什么错?抄袭屏蔽了真正的学术来源,对被抄袭人很不公平,人家李龙牧的文章为什么平白就被抄去了600字?

5、说了就不再说VS言论不负责任

钱理群称,和王彬彬不是第一次“交手”。“王彬彬曾就金庸的话题对我进行尖锐的批评,虽然不同意他的观点,但我一点也不生气。那是建立在竭力理解基础上的学理讨论,很正常。但是如果侮辱就过线了,过线就不是学术讨论了。”

“但愿这只是偶然失控,情绪激动后的失态。但这是我最后一次就此问题发表看法,以后再也不会说。其实并没有多少人关心此事。目前对于汪晖事件,双方已经充分表达了观点。如果要关注此事,请充分听取双方的言论,思考得出结论。能够促使年轻一代进行独立思考,达到这一目的就成功了。我们对此事的意见必须是建设性的,而不要是破坏性的,否则就没有意义了。我年纪大了,也比较忙,恕不奉陪。以上观点,仅供大家参考。”

王彬彬回应:有媒体称,学术界对我进行围剿,这根本是无稽之谈。在大是大非的问题上,保持沉默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不顾事实,发表不负责任的言论,在我看来,也是逾越了底线。

撰文 张楠

王彬彬,现为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主要从事中国现当代文学和文化批评研究,素以“酷评”著称。

新闻链接

汪晖抄袭门

日前,南京大学教授王彬彬在国家级核心期刊《文艺研究》和《南方周末》上发表《汪晖〈反抗绝望〉的学风问题》一文,质疑清华大学中文系教授、《读书》杂志前主编汪晖1988年完成的博士论文《反抗绝望——鲁迅及其文学世界》不仅文理不通,还存在多处剽窃问题。王彬彬举出该书涉嫌“抄袭”的12处共计4000余字,涉及李泽厚《中国近代思想史论》、《中国现代思想史论》,美国学者桑福德·列文森《梁启超与中国近代思想》,林毓生《中国意识的危机》以及张汝伦《意义的探究》。并将汪晖的抄袭手法归纳为“搅拌式”、“组装式”、“掩耳盗铃式”、“老老实实式”。

该文随即引发学界热议,舆论迅速划分为“挺汪派”和“倒汪派”。钱理群、孙郁等鲁迅研究专家认为,汪晖的确存在引文不规范问题,但不应算剽窃。随后有报道称,王彬彬认为钱理群的说法很“无耻”。清华哲学系教授肖鹰则发文称,汪著严重抄袭学者李龙牧《五四时期传播马克思主义思想的重要刊物——“新青年”》一文,“勿拿鲁迅做挡箭牌,学界要有勇气直面抄袭”。旅美学者薛涌也表示,如果权威人士在此刻争相出来说“汪晖对鲁迅研究的贡献不能否定”,甚至指责有关刊物发表了“格调不高”的举报文章,把批评的声音都吓住了。

 

文章来源: 扬子晚报 发表评论>>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