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中国>>人物馆>>热点人物 字号:
中国问题专家沈大伟见证中国
文化中国-中国网 culture.china.com.cn  时间: 2010-05-21 09:00  责任编辑: 小溪

沈大伟

一个高大身影出现在人行道上,初春寒风掀起风衣的衣角,花白头发在黑色贝雷帽映衬下,仿佛变得更白了。远远地,他看见我,伸出手臂打招呼。走近了,他弯下腰,谦和地自我介绍:“我姓沈,沈大伟。”

沈大伟,英文本名戴维·香博,当今美国首屈一指的中国问题专家。“久仰大名,”在北京建外一家咖啡厅坐定后,我说,“我经常在《参考消息》上读到您的文章。”

30年来,沈大伟每年到中国访问或居住一段时间。他现任乔治·华盛顿大学埃略特国际事务学院教授、中国政策研究项目主任,重点研究中国国内政治、对外关系及军事安全。1998年至今,他还担任布鲁金斯学会外交政策研究项目高级研究员,该学会一直以来被视为民主党核心智库。

研究中国学的道路

“这次,我要在中国呆上一年。在北京做研究,还经常去外地院校演讲。这个礼拜,我去了四川大学,下礼拜去黑龙江省社科院。研究对象有学者,多半是政府官员。”沈大伟受美国富布赖特项目资助,来到中国社会科学院进行学术调研,为写作《中国走出去》一书积累材料。

沈大伟到中国一个月后,美国《时代》周刊2009年9月28日,刊登他执笔的封面文章《繁荣之路》。闪耀红五星占据封面大部分空间,五角星肩头印有“中国”两个汉字,下方写了这样一句话:尽管走过一条漫长、曲折、有时痛苦的道路,在新中国成立60周年之际,中华人民共和国昂首挺立。

文章开篇,沈大伟回顾毛泽东给中国人民带来一个愿景:实现国家富强,赢得国际尊重。这是自19世纪晚清以来,中国人民梦寐以求的。毛泽东与中国共产党发出人民内心深处的诉求,获得人民拥戴并夺取了政权。

60年后,中国向世界大国迈出重要步伐。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中国实现经济快速增长,现已成为世界第三大经济体。中国国民生产总值预计在2010年赶超日本,2020年赶超美国。中国已经成为全球科技创新中心,军事不断现代化,在外交领域赢得全世界广泛尊重。

文章中,沈大伟不讳言当今中国存在诸多严峻挑战,如贫富悬殊、环境污染、资源紧缺等。他说,我并不认为问题是主流,相反我一直怀着尊敬态度看待新中国的成就。正视以往的过失与错误有利于未来更好发展,也是一个国家成熟与自信的体现。

“我对中国改革开放后的变化感受颇深。”沈大伟1953年1月生于美国芝加哥,他对中国的兴趣起初来自伯母,一位中国美术史专家。父亲是世界闻名的耳鼻喉科大夫。小时候,他跟随家人游历亚洲各国。稍长,他与在美军服役的大哥一起,在台湾住过几个月。

沈大伟在乔治·华盛顿大学就读时,很自然选修东亚学专业。之后,入约翰·霍布金斯大学,攻读国际关系硕士学位,政治学博士学位则是在密歇根大学拿的,“我的导师是奥克森伯格,特别有名,”沈大伟说,“上世纪70年代,我研究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对‘文革’感兴趣,可是美中没有建交,我没有办法来。直到1979年,我作为第一批美国留学生来到中国。”

此时的中国,“文革”硝烟尚未散尽。沈大伟起先到天津南开大学、上海复旦大学学习汉语。1983年至1985年,他在北京大学国际政治系从事博士论文研究:《中国美国问题专家对美国的认知》。他回忆说,当时中国学者对包括美国在内的外部世界了解有限,国际关系分析带有浓厚意识形态色彩。

“我喜欢跟中国老百姓接触,”沈大伟说,“如果中国不了解美国,或者美国不了解中国,我们两个国家就会有问题,对不对?所以,我强调加强交流,增进了解。”与伯母一样,沈大伟妻子也研究中国美术史,在美国一家美术馆任职。一家四口,除长子留在美国读大学,妻子与小儿子也一起来北京生活了。

奥巴马的中国政策

美中两国关系走向是沈大伟关注的重点。“我每天阅读《人民日报》,”他说,“你知道,美国每次大选,总统候选人都要反对现有中国政策,奥巴马不反对,这是从未有过的。奥巴马当选后,延续前任布什政府的对华政策。只有一个变化,那就是他比布什更关注人权问题。”

2009年11月,美国总统奥巴马首次访华的主要核心之一,是寻求与中国建立一种真正的全球伙伴关系,这一政策基础与佐利克“负责任的国际利益攸关方”概念是相同的。

沈大伟说,美中之间目前有4大战略性合作议题:气候变化、能源安全、全球经济稳定与军备控制。这4个方面,奥巴马政府都把中国视为一个世界性大国。在全球经济复苏方面,中国通过刺激国内经济的各种方案,显示了强大的领导能力。

在奥巴马国内改革日程表上,推动美国“清洁能源与安全”是其任内最重视的工作之一,反映在外交上,就是与中国这一“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大国”在气候变化与能源安全上开展合作。

奥巴马访华期间,《中美联合声明》11月17日在北京发表,“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文件,”沈大伟评价,奥巴马此次访华最重要成果反映在联合声明的细节之中,同时也体现在双方从全球角度塑造双边关系的能力上。如果联合声明中所有协议与目标得到切实落实,将把美中关系带入一个全新而积极的时代。

中国是否真的准备成为美国寻求的全球伙伴关系?中国国内对这一问题分歧巨大,许多人认为中国更深地融入全球受益极少,特别是与美国的合作关系,这将败坏中国在发展中国家中的声誉。他们坚持中国应该继续秉持邓小平的外交原则“韬光养晦,有所作为”,即最小限度、选择性参与国际社会的蓝图,这仍然是中国人辩论中的主流观点。

沈大伟对此持否定态度:“上世纪80年代,邓小平这样说可能是对的。现在不是上世纪80年代,韬光养晦,这是不聪明的思想,有所作为,现在做得还不够,中国应该更积极地参与国际事务,有效解决大多数国际问题,中国与美国合作是非常必要的。”

沈大伟用两个“I”来形容美中关系,即“相互依存”与“制度化”这两个英文词的打头字母。“相互依存”指的是,目前国际环境下,美中在经济、文化、科技等各方面都互有需求,合作共赢。“制度化”不仅指美中双方高层对话与合作,还包括双方各部委及地方政府间的合作。“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就是双方合作“制度化”例证。

“美中要合作,不要对抗。”沈大伟认为,美中利益在广泛领域相互交织。其结果是,美中关系已不再是一个双边或区域关系,而是一个全球性关系。美中两国都意识到,最大限度地合作,尽可能避免战略竞争关系的发展,以务实和相互尊重的态度应对彼此分歧,符合双方利益,也是实现亚太地区与全球稳定的关键。

中国软实力待提高

伴随着中国改革开放与经济发展,西方对中国的认识也在向前推进。这些认识很大程度体现在对中国共产党的认识上,沈大伟的研究思路也反映了这一点。“今年底,中央编译出版社将出版《中国共产党:萎缩与适应》中文版。”

这本由沈大伟撰写的著作2008年在美国出版。《华盛顿邮报》的评价是:沈大伟想要描述的中国共产党,是一个充满智慧和不断反省的政党。他并不想回避共产主义在欧洲的崩溃,而是想借此(中国共产党的持续发展)反衬先前共产主义失败的原因。

中国共产党为改革开放创造了先决条件,中国以昂扬姿态出现在21世纪的国际舞台。与此同时,“中国威胁论”在一些国家和地区继续流行。沈大伟说:“这个看法是从西方来的,他们不了解中国传统。中国威胁论、中国崩溃论都不对,中国崛起论是对的,中国负责论也是对的,在国际事务中应成为负责任大国。”

他写道:中国改革开放30年成就在近代史上是独一无二的……西方国家也许很难想象一个大国崛起能选择与其不同的道路。当年,西方把经济实力发展和寻求扩张与支配地位联系在一起,但中国并不遵循“帝国主义逻辑”,中国有自己的历史和文化遗产。

美国在公开讨论中国问题时,总是把中国崛起与其日益增长的硬实力联系起来进行分析,如中国军事力量增长及其对美国在东亚安全利益的影响。这是美国大多数中国问题专家看待中国崛起的基本出发点。

尽管中国已是一个全球经济大国,但发展并不平衡,实力还不全面。这是沈大伟的观点。他说,对于称中国为超级大国,我会持谨慎态度。中国没有全球军事影响力,中国的软实力有限,外交影响尽管已是全球性的,但在中东与拉美等地区仍然有限。

软实力是综合国力的重要组成。沈大伟说,“软实力是从社会来的,一些方面是从政府来的,比如政治制度是软实力的一部分。中国国内政治,比如和谐社会等概念,外国人不太理解。对外宣传、民间外交是软实力的一部分,中国的公共外交有一些问题。我个人觉得,中国软实力比较落后,不是那么多。中国加强软实力,需要较长一段时间。”(何 雁)

文章来源: 人民日报海外版 发表评论>>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