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字号:
曹禺一生中的三位漂亮妻子(图)
文化中国-中国网 culture.china.com.cn  时间: 2010-09-19 16:36  责任编辑: 小溪

曹禺的第一位妻子郑秀

1933年,北平的时局非常险恶。清华大学决定,免除应届毕业生的期终考试,以全年平均分数评定毕业成绩,提前放暑假。曹禺是西洋文学系的应届毕业生,刚认识比他低两届的女生郑秀不久。

6月初开始放暑假。曹禺留在校园没有回天津的家,要求郑秀也不要回南京。两人整天在清华园图书馆的西洋文学系阅

览大厅东北一隅,靠近借书台附近的一张长条桌的一端,相对而坐,除了低声交谈一两句话之外,便分别着手做自己的事。曹禺埋头创作剧本《雷雨》,郑秀用工整娟秀的字迹誊写出来。郑秀是《雷雨》的第一位忠实的读者,他俩也由相识到相知,坠入热恋之中。

8月初,初稿完成。1933年的深秋,《雷雨》在清华园诞生了,当时曹禺只有23岁,是清华大学研究院的研究生。

曹禺与郑秀经过三年恋爱,于1936年11月26日在南京举行了隆重的订婚典礼。靳以、巴金都从外地赶到南京参加他们的订婚典礼。1938年春, 曹禺和郑秀同赴已撤到长沙的国立剧校。由国立剧校校长余上沅主办,他们在长沙举行了简单的婚礼。遗憾的是,他们之间炽热的感情没维持多久,在郑秀生了两个女儿后, 曹禺便爱上了另外一个女人。他们一直分居到1951年。郑秀在十分孤寂和痛苦中离婚。郑秀对曹禺的同窗好友张骏祥说:“过去我爱 曹禺,嫁给了他,现在我还是爱他。我同意离婚,因为我希望他幸福”。

郑秀于1989年10月去世,始终未再婚。

曹禺的第二位妻子方瑞

早在曹禺和郑秀婚后不久,便和方瑞有了长达十年的婚外恋情。可以说,这段恋情从一开始就处于半公开状态,当时江安剧专的学生们都或多或少地知道此事,一见二人在一起散步都自觉回避,郑秀是何时知道的已不可考,但想来到江安全城皆知的时候,她想装不知道也不可能了。 曹禺数次向郑秀提出离婚,此时郑秀已育有二女,坚决不离,但二人夫妻关系名存实亡,曹禺与方瑞早已同居,甚至1949年初在地下党安排下秘密赴香港再转道解放区,都是携方瑞同行。

1951年曹禺与方瑞终于结束了见不得光的同居生活,正式结了婚,婚后无话,一路到了文革时期。 曹禺没能逃过厄运,遭到批斗,被下放到农场劳改,方瑞一介弱女子,何曾经得起这样的风浪?连惊带吓,身体垮掉了,必须靠大量服食安眠药才能入睡。1974年的一天,怀疑因为过量服食安眠药(已无从推测是有意还是无心),方瑞在自家床上离开了人世,临死时床上各处都散落着大量的安眠药片。

方瑞去世,曹禺不但失去了生活与心灵的伴侣,更没了照料他饮食起居的人,这时,他与郑秀的女儿,学医的万代,更多地负起了这个责任。而万代也从不否认,自己对父亲的照料当中,倾注着母亲郑秀的心血,若不是郑秀对 曹禺的生活饮食习惯了解得非常清楚,她也很难将父亲照料得如此无微不至。而郑秀在与曹禺离婚后并未再婚,现在方瑞已死,女儿们的心里都盼着二人有机会复合,甚至从万代的叙述中可以看出,郑秀也有此意。可是, 曹禺却似乎完全没这么想过,他某一天突然向家人宣布,自己要再婚了,对象是著名戏剧演员李玉茹。

曹禺的第三位妻子李玉茹

李玉茹1924年7月出生于北京,1932年考入北京中华戏曲专科学校,工旦角,师承王瑶卿、梅兰芳、程砚秋等名家。1940年毕业后,组织“如意社”,自任社长并担任主要演员,先后与马连良、杨宝森、谭富英等名家合作演出。抗战胜利后,李玉茹定居上海,自1946年起在天蟾舞台与叶盛兰、李少春等以“十大头牌”轮流挂牌演出。

曹禺与李玉茹也是老相识,在曹禺逝世后接受的一次采访中,李玉茹自己说,早在40年代末, 曹禺还未与郑秀离婚时,就曾向她倾诉过婚姻的不幸,并向她表达了自己的爱意,但她因为母亲的反对而未跟曹禺进一步发展。后来 曹禺与方瑞结了婚,两人也就很少联系了。(这话倒是值得玩味的,李玉茹之意莫不是两人若发展下去了,方瑞也会被三振出局?不过此时当事人除她外都已身故,真相恐怕永不被人知晓了。)二人关系又密切起来是在文革后, 曹禺去上海探望过她,同是在文革中受到迫害的文艺战线的人,又是老相识,现在又都成了自由身,于是二人互通起书信来,一来二去,两人就决定共同组织家庭。到底是年纪大了, 曹禺这一次对婚姻自由的追求完全不如上一次理直气壮,办理登记是悄悄进行的,他还反复同家人解释:“她虽然文化程度不高,但从通信中可以看出还是有一定文字功底的。”

他们文革后的第一次联系是李玉茹主动打电话给曹禺的,在我看来很有些喜剧效果。李见到曹禺的剧本《王昭君》,很高兴,觉得可以改编成京剧,便跟 曹禺联系,但曹禺的回答是:“你现在太胖了,不能演王昭君了。”当然,胖不胖,倒是不影响 曹禺娶她作续弦的。1979年曹禺和李玉茹正式结婚。

李玉茹陪伴曹禺走完了人生最后一程,而曹禺的结发妻子郑秀,则在 曹禺之前于孤苦中过完了这一生。她终身没有再嫁,临终前曾希望与曹禺见上一面,但经多方转达,不知何故, 曹禺终究没有出现,只在她去世后以自己的名字送了个巨大无比的花篮。她是口中喃喃地念着“家宝、家宝”离开人世的,不知她心中,是否还念着台海永隔、再未相见的父兄,如果时光倒流,1949年的机场上,她还会不会作相同的决定?受过高等教育的郑秀,即使难免有从一而终的思想,但坚持无望地守候 曹禺一生,必然也是发自内心对曹禺执着的真感情。这个世界上,能够束缚我们的心灵与身体的,从来只是我们自己。写到这里,无端想到前人一句:“男儿爱后妇,女子重前夫”,无以遣怀,一叹搁笔。

2008年7月11日9时51分著名京剧艺术家、中国著名文学家曹禺先生的最后一位夫人李玉茹女士,因病在上海华东医院逝世,享年84岁。

文章来源: 新华网 发表评论>>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