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参展画廊 推荐作品 亚洲年轻艺术家个展 非盈利艺术机构 最新消息 精彩图片
云南风景画展——我的风景,我的乌托邦(组图)
文化中国-中国网 culture.china.com.cn   时间: 2010-Apr-17 15:52  责任编辑: 钟明

生命之初有神话。一如伟大的神曾经在印度人、希腊人和日尔曼人的心灵中进行创作并寻求表現那样,它如今又日复一日地在每个儿童的心灵中进行创作。——赫·黑塞 (Hermann Hesse ,1877一1962)

当孩子在纸片上用铅笔画出一条铁轨、一排电线杆的透视感,那份喜悦至今还留在心里,那就是一切的开始。他笔下的线条表达出越来越多的事物和形象,并且用这些形象去构成他的风景,他的世界,事物在幼小而洁净的眼睛里逐渐清晰了起来,那是一个美丽的世界,它充满阳光空气以及温暖和谐的态度,由于对绘画的兴趣以及这种兴趣带来的奇妙的安慰和鼓舞,孩子也学会了去认识其它的绘画和画家,比如画白桦林的库因芝(Kuinji 1842一1910)、画金色秋天的列维坦(Levitan,1860一1900),他还画了湖上的云、黄昏的池塘及一条伸向远方的路。其实那时他还不习惯老祖宗的伟大创造一水墨世界,他只知道面向风景就是面向空间和色彩,这是一个初学者的基本功课。那些年俄罗斯绘画成了今天说的时尚,孩子周围的朋友长大了办喜事都来求他给他们的新房画上一幅俄罗斯风景。当年这种事也是社会对孩子热爱绘画的一种价值肯定。

时间过得很快,艺术的趣味也在悄悄改变,法国绘画的光亮也影响到这个城市里的年青画家,孩子们的调色板也亮丽了起来,轻松明快的光斑取代了俄罗斯的忧郁和沉思,在文革戏剧性的政治动乱年代里,在街头小巷里写生,到郊外画风景是一种逃避政治喧嚣的办法,在那个疯狂乏味的时代里绘画就如同宗教如同乌托邦。

随着政治动乱的停息,孩子们都纷纷上了大学。国门也随之开放,艺术观念变得复杂了起来,绘画进入了观念革命的国际轨道,从此再也没有返回。绘画的先锋性质被现代主义所定义,在那个新潮起伏的年代,绘画被倡导与个人的感觉有关,在南方绘画被生命的冲动所覆盖,生命与自然融合一体创造着个人的神话。孩子们长大了登上了历史的舞台。

世界被改变着,历史的车轮朝着未来世界奔去,而四周留下大量的荒芜的残赅,它们曾是从小陪伴孩子们成长的河流湖泊森林田野山坡宁静和空气,如今这些曾经的家园正经受着高迅发展的毁灭,这是一种特別的状况,艺术也被引入对这种状况的关注和揭示,绘画也必然蒙上时代变化的阴影和焦虑,绘。画无力改变世界,但能保留对过去的怀念、对孩提时代的记忆、对自然的眷恋,它纯真的态度能成就人类内心的幻想,它曾经是美丽的世界的歌声,而今当它面对自然和过去的风景时,情绪难免带有伤感。但世界不能失去希望,描绘一种曾经领悟过的自然的魅力,一种经过孩子纯净的目光和心灵绘制的风景,仍然是当代人类的心理需求。每一个孩子绘画的风景都包含着重返乌托邦的梦想,那是孩子的风景一那是世界的乌托邦!

本次在云南特别组织和策划的风景主题展,集合了(上世纪)50年代和80后出生的艺术家的作品,他们有的经历过上世纪末以来的三十年的各种艺术风云,有的刚刚跨出大学的门槛,在我看来无论是谁,当它在绘画风景的,他都是一个孩子,在与自然交会的过程中,内心的确会放下尘世的纷繁和当代社会的沉重负担,绘画中的孩子都会天真地把世界纳入到他的构筑之中,在这个天真的逻辑中,的确可以保留人类在孩童时代的种种与大自然密切相关的美丽神话。

毛旭辉 2010.3 于昆明创库

文章来源: 中国网
1   2   3   4   5    


文化中国 联系我们 主编信箱 意见反馈 合作推广 热线电话:010—88828050 邮箱:culture@china.org.cn 合作QQ:1443420826 设为首页 收藏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china.org.cn 电话: 86-10-88828000 京ICP证 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