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中国>>阅读的困境与喜悦 字号:
机关里的读书活动——走向书桌的路有多远?
文化中国-中国网 culture.china.com.cn  时间: 2010-04-09 13:50  责任编辑: 雨悦

 

本月,将迎来第15个世界读书日。而在上月,广东省委办公厅下发了《中共广东省委关于贯彻〈中共中央关于加强和改进新形势下党的建设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的实施意见》(下称《意见》)。《意见》强调,要大力加强党的思想理论建设,创建学习型党组织。处级以上干部集中读书每年不少于5天,其他干部不少于3天。

干部读书,如何进行?记者采访了有关专家和在机关里任职的干部,听听他们对读书的感想和建议。在众说纷纭的热闹中,体会一下干部读书的困境和喜悦。

习惯论

一份延续了6年仍在进行的书单

省发改委的肖处长说,他每天回到家至少得抽两个小时来阅读,即使是应酬到很晚也是如此,不然,他会睡不着。6年前,还是省发改委副处长的他参加了省委党校的“中青班”为期四个月的集中学习。对于爱好读书的肖处长而言,这是一段快乐的时光,因为有大段的时间来读书。按照省委党校的规定,这一期的学员在学习结束时每人必须交至少3万字的读书笔记。而肖处长却交了厚厚的一本读书笔记:16本书(还有大量的报刊杂志)、21篇读书笔记,此外还有前言、目录和跋,共约9万字。他为这本集子取了一个名字《观剑集》,出自刘勰《文心雕龙》的“观千剑而后识器”。俨然一本正式出版的书。他的这本读书笔记集后来被省委党校作为优秀学员作业而被留了下来。记者正是由此“按图索骥”而找到了他。

让记者惊讶的是,在大学所学专业为“经济理论”的他,却拥有极丰富的文史知识和高超的文字驾驭能力。而且,他的史学修养在同事中颇有口碑。每一次出差,与当地有关的重要历史文化景观和掌故,他都能如数家珍,娓娓道来,且每每有个人的独特见解阐发,让同行的人如沐春风。除了原来所学的专业、工作的专业图书之外,他大量地阅读文史类图书。因为,阅读是他的生活方式。他认为,因为每个人的时间有限,所以阅读的图书是需要选择的,“学有所成者,往往不是学了很多的人,而是读了有用的书的人。”他的史学基础,是通过“以人带史”———因为对某个人感兴趣,比如柳宗元———而积累的。

因为他的读书笔记中透露,除了他当时已读的,他还为自己今后“个人阅读”列出了一份书单《关于柳文的一张书单》(文见链接)。记者找到肖处长的时候,事隔6年,这份书单仍是处于进行时态。肖处长解释说,章士钊的《柳文指要》太难啃了。啃了一遍已经让他有筋疲力尽的感觉,加上这些年职务频繁调动,他为了应付职位变动而需要阅读的相关的专业书太多太多了。这一份个人的爱好,只好当成一杯家酿老酒,慢慢地发酵、品尝。

读书勤奋如肖处长之人,尚也为没有更多的时间阅读自己喜爱的图书所困扰,不禁让人感慨系之。“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不过,让肖处长感到庆幸的是,虽然职务几经调动,工作内容有时可以用“大相径庭”来形容,可是,对于本专业的知识更新,一直没有断。这也是他总是鼓励下属广泛读书同时又不丢掉本专业的一点,他说,无论在精神上还是在职场上,本专业的知识是我们得以安身立命的地方。

措施论

必须有硬措施,才能将干部吸引到书桌上来

去年8月,广东省委办公厅、省府办公厅读书小组联合发出《关于广泛开展读书活动的倡议书》,倡议书提出,这就有赖于各级领导干部从书中汲取营养和力量,把加强个人修养与广东发展大局紧密结合起来,革除各种陋习,摒弃低级趣味,不将业余生活耗在打牌吃喝应酬等上面,把读书作为提高个人素养和内涵的生活方式。

怎么将干部从酒桌上拉回到书桌上来?某厅的周处长认为必须有一些硬性的措施才行。光靠号召和最高领导身体力行地带动,只能是一个造势的作用。要可持续发展,还是要靠机制的创新。周处长给记者讲叙了一个他所知道的例子:东部沿海的某省级机关,新领导上任以后,来了一个基本素质考核,从局机关副职领导开始到科级干部,全部参加一次突击考试,考试的试题是从专家题库中抽出来的,而这些试题都是针对各个职位应该具备的基本常识而设的。考试不合格的,立即降职或者调职。这就逼得所有的干部平时就得注意学习积累,因为这种形式的考试,让你无从突击复习,这就不会落入原来那种突击复习应付一下考试,过后又依然旧我的窠臼。而因为考试内容又是你的职位所必须具备、掌握的,考试的结果与职位直接联系起来又是顺理成章的事。这样就形成了一种风气。“绝对是比较好和正的风气,无论是用人还是在读书上。”周处长说,我们现在总是重视进来的门槛,你看现在要通过公务员考试多么地不容易。可是,一旦进来以后,又缺乏一种让他们继续更新知识的机制或者动力。长此以往就会造成知识的老化和视野的狭窄。“公务员制度不能变成养懒人的制度。”

对于周处长建议对干部基本素质考核制度化并与升迁挂钩一说,在某人大机关任职的林处长也表示赞同,林处长补充说,要形成一种文化氛围,光有考核还不行,这只是压力,除此之外还必须有些动力。说得通俗一点,就是应该给喜欢读书、喜欢钻研业务的人一些出路。比如说,现在很多省级机关基本上都设有研究室、研究院之类的机构。按说,各机关里这些研究机构的人应该就是机关里读书的主要力量。他们的主要业务应该是研究与本单位相关业务有关的政策、制度、总结经验并进行理论方面的创新,如果没有读书,注意吸收前沿的理论知识,这些研究机构的工作就几乎无法开展。但是,现在有的地方的情况是,这些机构沦为了专门给领导起草讲话稿的写作班子。那就是说把应该放在研究理论的精力转向了揣摸领导的心思上了。这样,书本就是无用的,还不如酒桌上来的东西更有用。虽然这只是个别情况,但是,这种情况的影响很坏。“你想想,一个单位的‘秀才’都不读书了,还能指望其他处室的人读书吗?”林处长由衷地希望各级领导加强重视理论创新,特别是广东省的各级领导更应该如此。而且理论创新这一条也应该列入对各机关领导干部的考核内容中。他说,广东一直给外面的形象就是务实。但是,实践到了一定程度,没有理论来指导就会失去方向感。而理论创新,没有读书得来的知识,也会没了灵感。

推广论

有50-100万的县处级领导干部重视读书了,

整个国家的机关风气就改变了

重视学习、重视读书,这在中共中央党校教授、党建专家叶笃初教授看来,是中央一以贯之的政策。只是,党的十七届四中全会上提出建设“学习型政党”以来,这个要多读书和学习的要求得到更多的强调。

叶教授说,读书不是静止的,要动态化,要跟实际需要和解决问题联系在一起。他曾经做过这样的事,就是到县里,同县里领导同志交谈,询问他们在北京来学习有些什么需要,有些什么困难,还有一些什么建议。有的领导同志就讲,看书的时间少了一点。这就间接证明我们县级领导干部对学习的需要是很强烈的,因为他们在基层,有很多实际问题要解决。不断地学习是他们提高执政能力的关键。“我想这个要求不算过分,适当地让他们有多一些听课的时间,特别是自己看书和思考问题的时间。”

现在,很多领导干部,特别是中央高层到地方高层的领导都在不遗余力地推广读书活动,“像你们广东的汪洋书记,亲自带头读书,这就会在广东的机关里形成一种读书的风气。”这个很好。但是,要在机关干部中形成一种爱学习、爱读书的风气,还得从县处级领导干部上抓起。为什么?因为他们直接面向基层,他们的示范作用才是可持续的。

叶教授还向记者举了一个例子,前不久,山西某县的县委书记到他家里来,把他自己读书、工作的一些心得写成厚厚的一摞稿子,请叶教授指教。叶教授发现,这个书记的阅读范围非常宽泛,除了一些经典著作,文史、经济和心理学也是他涉猎的范围。而且,在他的带动下,“他那个县的学习气氛很浓的。”对于基层干部来说,中央领导、省委书记“都是那么遥远的事情”,对于他们的号召和示范,“必须有县一级领导干部从中落实、推广,如果我们有50到100万这样的县处级领导干部都来重视学习,重视读书了,我们整个国家机关的风气就改变了。”

广东省委党校副校长陈鸿宇教授也认为,一把手带头的示范作用太重要了。在平时的调研和与学员的交流中,陈校长发现,只要该单位的领导重视读书,那个单位的求学求知氛围就浓。虽说读书是很个人的事情,但是,领导重视了,多少会影响到群体的抉择,这也是中国的特色。他的看法与叶教授也有一点不约而同:据他了解,目前在省直系统工作的干部,特别是较为年轻的干部,读书的比例还是很高的,但是在基层工作的干部,读书比例就不容乐观了。“平心而论,在基层工作的同志,事务性的东西会更多,他们可用来读书的时间就更少了。”他认为,应该创造条件,让这部分人都能养成读书的习惯。“还是要引导,特别是媒体的作用不能忽视。广东的很多平面媒体这几年都相应创办了读书版,这很好。”陈校长如是说。

◎链接一

关于柳文的一张书单

文/肖晓光

近年来,我陆陆续续地看了一些柳宗元的诗文,觉得柳文胜于柳诗。去年末读了朱自清撰《经典常谈》一书;我买的是上海古籍版(1999年);该书导读者钱伯城在书中特意增加一篇附录———朱氏名篇《柳宗元〈封建论〉指导大概》;钱有个判断:“柳宗元之前之后,有许多的史论家、政论家,也写了许多史论、政论文章,几乎都超不出或及不上他的见识。”此说与朱自清半个世纪前对柳文的重视,以及毛泽东对柳文的评价,可谓相得益彰。

我手头的《柳文指要》乃是名著,章士钊所撰,文汇出版社2000年版。该书煌煌百万言,最初于1971年由中华书局出版,有论者称之为“文革”期间出版的唯一的学术著作;毛泽东称之为“解柳全书”。

章士钊在《柳文指要》中的倾向是十分清楚的,即尊柳抑韩;且对“永贞革新”及柳宗元在其中的作用评价甚高。其实,对今日之研习者而言,韩柳孰高孰下,大可不必花费什么心思。对那场仅存7个月的改革的失败原因,世人有归于“宦官”之论,而我认为实质在于兵权;世人又有归于“藩镇”之论,而我认为其背后是王、韦之隙而导致改革集团内部离心。当然,以上种种,我是不太关心的。

我偏爱柳文,一是其文字,即“求文之洁”;二是其布局,即精深与严整;三是其内容,即兼有“辞令褒贬”(“本乎著述”)与“道扬讽喻”(“本乎比兴”)。

《柳文指要》一书,分上下两部。上部逐篇说明,曰“体要之部”;下部赅括千年评论,曰“通要之部”。

迄今,我已搜罗的有关柳文的著作,凡5种:

1.章著。即《柳文指要》。

2.朱译。即《柳河东全集》,朱玉麒等之“今译”,北京燕山出版社1996年版。

3.翟著。即《一代宗师柳宗元》,翟满桂著,岳麓书社2002年版。

4.汪撰。即《柳宗元散文选集》,汪贤度编撰,上海古籍出版社1997年版。

5.尚撰。即《柳宗元诗文选译》,尚永亮撰,上海古籍出版社2003年版。

虽迄今尚无集精校、笺释、系年为一炉的柳文研究著作,但按上述书单,则可大体窥识柳文之精要。

再三思之,今后的文本精读,可按以下“三步曲”进行:

第一步,读“尚撰”。该书按时代先后选取柳文(含诗)60余篇(占柳文所存总数的十分之一),把诗文与作者心路历程结合起来,是入门捷径。其间,可参阅“汪撰”及“翟著”上篇(即“生平与行踪”)。

第二步,读“朱译”及“章著”上部。相互参阅。力求窥其全貌。

第三步,读“章著”下部。力求悟其精义。其间,可参阅“翟著”中篇(即“思想成就”)、下篇(即“文学成就”)。

◎链接二

推荐阅读图书

《部级领导干部历史文化讲座》(图文全本)

李岚清作序,国家图书馆编,国家图书馆出版社2010年3月出版

内容涉及历史、文化、民族宗教、文学、政治、社会学、经济学等诸方面,作者均为享誉国内外的著名专家学者,像任继愈、李学勤、戴逸、田余庆、汤一介、楼宇烈、宁可、马大正、方立天、葛剑雄、何芳川、庞卓恒、吴江、赵汝蘅等,他们用通俗易懂的语言,纵横国际与国内、历史与现实。

《〈改革内参〉最新解密本》

《改革内参》由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主管,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主办,著名经济学家高尚全担任专家委员会主任,著名经济学家吴敬琏担任名誉总编辑。

刊载的文章多次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自批示,并成为全国机要发行的第二大中央级内部刊物。

《决策内参》系列丛书

《决策内参》传递中央及各部门改革发展的声音和政策精神,聚焦高层智囊的争鸣交锋,直面改革关键时期的各种矛盾和问题,汇集各个社会阶层对改革发展的感受、观察和诉求,透过改革发展中出现的各种问题,挖掘政治、经济、社会等事件背后更深刻的复杂因素,提供国家战略、公共政策的决策参考。

专题策划李贺

专题撰文/南方日报记者陈小庚(除署名外)

文章来源: 南方日报 发表评论>>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