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中国>>阅读的困境与喜悦 字号:
叶兆言:什么样的书才好卖
文化中国-中国网 culture.china.com.cn  时间: 2010-04-09 13:39  责任编辑: 雨悦

马放南山 叶兆言专栏

有哥们写了本书,听说我一位老同学是宣传部长,非要请吃饭。我说有事说事,是活干活,不吃饭行不行。哥们扯着嗓子跟我急,说不给面子,他越急我越不肯答应,后来就拎着礼物气势汹汹上门了。我笑着说书可以收下,礼物也不妨笑纳,但丑话说前面,吹捧文章可不会写。

哥们冷笑,说你也太自作多情,谁稀罕你的狗屁文章。不瞒你说,乐意写书评的人正排着队呢。士别三日刮目相看,他竟然这么牛,一时还真不知说什么好。毕竟是好朋友,便问此行真实目的,居心何在。他说得让你小子做点事,能不能帮个忙,让你那位当部长的老同学把我这书给禁了。看着他一本正经的样子,我先以为在说笑话,很快明白绝非戏言。

二十多年前,我在出版社当小编辑,最痛苦和最困惑,就是弄不明白什么书才好卖。一开始,只觉得经验不足,水平不够,约不到像样的好书,渐渐知道好书与好卖,仿佛男人和女人,又好像老鼠与老虎,虽然一字之差,完全两码事。当时最取巧的办法,是编一本刚踩线的书,所谓擦边球,某领导看了,随口说这本书不太好,于是坊间就流言蜚语,有人自发地添油加醋,说马上要禁了,因为要禁,于是抓紧卖,一个不留神便畅销。

似禁非禁的好事可遇不可求,真禁了,是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玩火烧了部门领导屁股。我当编辑那些年头,犯禁的边界十分清晰,多一点性,多一点政治,太多的暴力,或者说几句谁谁不好,立刻闯祸。上世纪八十年代异常纯洁,今天的人恐怕怎么也想不明白,像王安忆这样的严肃作家,都会被指责色情和淫秽。

根据我的出版社经验,并非所有禁书都好卖,大多数成了纸浆。出版社蒙受重大损失,作者基本上没事。我这哥们写作不是天才,策划营销绝对高手。在今日的图书市场,真把一本书给活生生禁了,无疑会是最好的广告。一禁成名天下知,茫茫人海说红就红,跟盗版碟一样,越不让卖,越卖得火。洋人会找上门谈翻译版权,银子不一定多,影响立刻到了海外。

哥们一再强调他的书很黄很暴力,相当反动,我这种温文尔雅的体制内作家根本写不了。终于兴冲冲地离去,我花了一个晚上,认真翻阅,实在想不出哪儿犯忌了。有几处性描写,反反复复几个动词名词,热闹有余,让人一点不兴奋。第二天他又电话追问读后感,我无计可施,只能实话实说。

我说,你的想法的确高明,这书除了被禁,肯定不好卖。

文章来源: 南方都市报 发表评论>>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