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中国>>阅读的困境与喜悦 字号:
阅读让我们更美好
文化中国-中国网 culture.china.com.cn  时间: 2010-04-19 10:58  责任编辑: 雨悦

上海世博在即,百年前就有“书”预言其盛;因此我们可以推论:有朝一日“世界图书博览会”应该在这个国际大都市举办;但那时的口号又会是什么呢?

愚钝似我辈听说读书人离开了书会“面目可憎”,那是叫“整容”也束手无策的事;所以一向拒绝“阅读已成奢侈”、“进入读图时代”之类的“新论”。而且坚信:随着物质的丰盈,阅读将成为我们的精神特质;而将“读书”可笑地解释为“读教科书”,终将成为以往。

十余年前,我一家三代四口挤在20多平方米的“石库门”旧宅内,渴欲“读书”而不能。课余尚可“赖”在办公室翻几页书,入晚就只能“蜗居”在无法站直的阁楼上(友朋谑称其为“躬斋”)读书写字了。自然,彼时四邻的歌哭笑骂声声声入耳,自家的柴米油盐也事事关心;如此,遑论读书,连写教案、改作业都成了“问题”,乃于天井一隅搭起“违章建筑”。白天它是妻子备餐的厨房,一到晚间我就躲进小“室”自成一统;在煤气罐旁其乐融融地读写不辍,犹感妙不可言。虽不求甚解,亦时有所获;凡有体悟,每喜执笔,遂殃及枣梨,发表了数百篇千字短文;后凑成一集,循贱号题为《行行重行行》正式出版。不料费孝通先生同名文集嗣后闪亮面世,友朋群起笑责,方知自己浅薄。但窃以为书生一介、诗意追求,何论高低;费老知之当亦“诗意”颔首,必不罪我!

为“动迁”大潮裹挟,我与妻选址、看房、借贷、装修,终于有了比邻公园、开窗见绿的两室两厅新居。白天有丝竹飘然入室,晨昏有鸟鸣不绝于耳。在阳台上持卷品茗,听风起风止、望云卷云舒,胜却仙境无数。最喜人者,莫过于客厅中落地书架连成一排的“书墙”。古今中外、新宠旧爱,亭亭玉立,嫣然待召,随心所欲,岂不快哉!忆昔蛰居陋室时,书刊卷帙,毋论珍善,一律堆叠;如今,书与主人各得其所,其又一快矣!

然读书一事,独乐不如众乐,小乐不如大乐。课堂上,作为效命应试的教员,只能无奈“肢解”名作、规定“答案”;课余作为读书一员,则可兴之所至、见缝插针宣介读书之乐。我不甘马齿徒增,带领教师学生编报办刊,应征写作;并不遗余力纠集20多所学校同好办起刊名曰《我们》的读写季刊,意在纠课堂之偏、补教学之短,实践心向往之的读书理念。由于“我们”只重理想、不求营利,《我们》渐为师生喜爱,一时发行竟逾二万。

有时,我会抛卷临窗,昂首星空而遐思:鲁迅和诸多在这个城市栖身过的作家已经给我们留下了厚重的遗产,或许在一条普通的街道上还隐印着他们的屐痕;那么我们除了欢呼这座城市正在增添中的、无数美轮美奂的建筑之外,还应该怎样呢?或许读书、读人、读城市、读社会最是可取的!(宓重行)

文章来源: 《新民晚报》 发表评论>>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